如果,这就是爱情

你是我青春岁月里最美好的记忆,没有之一。

不妨摸摸这里,然后听我讲故事。

十四岁,我喜欢上一个男生。于是,读了许多书,写了许多字,流了许多泪,都为他。我不知道他的心事如何。有人说,当一个男生喜欢一个女生,是一定会向她表达的。我花了很多年才等到那个表达,却是以一种默默而残酷的方式。

初二时候,我隐约觉得有个男生经常看着我。我在初中部,他在高中部,我们甚至不在同一栋楼里上课。除了都是共青团员,别无交集。但有一次,我和那个男生在初中楼狭窄的楼道上相遇。我们擦肩而过,走到转角处我回头看他,发现他的脸他的耳他的脖子根全红透了。那个瞬间,我好像就喜欢他了。

我是一个很平凡的小女孩,留着齐耳短发,每天穿校服上学,循规蹈矩,除了作文经常刊在板报上。他倒是很活跃,是学校里的体育委员,经常穿一件露着骷髅头的黄色T恤,配合一脸凡事满不在乎的表情。其实我很早以前就听说过他,女生里迷恋他的很多,还给他起过各种绰号。从那次楼道相遇之后,我感觉更经常在校园里见到他。他很喜欢打篮球,上课之前、放学之后都要在篮球场玩上一会儿。我呢,从不迟到早退,总是在固定的时间里默默牵着我的单车慢慢经过篮球场,迎着朝阳迎着夕阳,他总是在那儿。我上实验课的时候要穿过高中楼去实验室,会经常看到他站在教室门前的走廊上张望。后来我发现了一个很好的地方,就是图书馆,图书馆在高中楼里,就在他们班的楼上。图书馆里有个简陋的吧台,下午暖暖的阳光洒进来,在那儿看书找书都很惬意。借书又还书,便可以名正言顺地经常从他们班教室外经过,但我一般也没有勇气向里看他在不在。有一次,和一个女同学同去图书馆,那么巧就在走廊上和他相遇,我紧张地把头深深埋下去不敢看他。待行至走廊深处,身边的女同学忽然说,刚才那个男生嘴咧的那么大,什么事情那么高兴啊。对了,还有一次,全校团员大会,又是那个可爱的女同学,她坐在我的身边悄悄对我说,咦,那边有一个帅哥一直在看你耶!我一眼望去看见是他,心中狂喜,只不敢再看。

后来,他考上了福州大学,离开了我们的校园。一开始我很忧伤,篮球场上不再有他,早操队伍里找不到他,高中楼里他也不在。以前觉得他在任何地方,但一个夏天过去,任何地方都不再有他。我依然经常去图书馆,会放慢脚步走过他曾学习的教室,回家后关起房门偷偷哭泣,那大约就是想念的滋味。忽然,有一个星期五,我看到他静静站在学校对面的梧桐树下,穿着蓝白格子衬衫和黑色运动裤,傍着一辆新单车。我心里狂喜,以难以置信的速度骑车回家,写了一首满眼都是笑的诗。后来,经常在周五的时候看见他站在那棵梧桐树下,或是和老同学聊着天,或是只有他自己,我骑上车回家,他也骑上车,始终就在我后面二三十米远的地方。我们还是没有讲话。

就这样又过了一年,我换了一所高中,又搬了家,就再没见到他了。

高三的时候,我跑到福州大学上自习。我知他在那里,但那里并不是我一个文科生理想的大学。我只是希望在离他近一点的地方学习,能给我一点力量。在去了很多很多次之后,有一天晚上,奇迹发生了。我们在图书馆里相遇了。可惜他不是一个人,我也不是。我们四个坐在同一张桌子上,默默看书,直到散场。又有一个晚上,我在福州大学门口上公车,感觉身后忽然一阵风一样。我看到一个男生也上了车,是他!他坐在我的身后,那天窗外下着小雨,广播里播着那年红遍大街小巷的《童话》。那一刻我觉得一切都很美好,多希望刹那即是永恒。但我搬了家,不在初中时候的住处了,所以很快下了车。他没有下来。

几周后,离高考只有几天了。我们又在福州大学的一间自习室里相遇。当时的心情就像《卡萨布兰卡》里那样,觉得校园里有这么多教室,你偏偏走进我在的这一间。我们都不是一个人。那天我在福大东门外的小书店买了几本闲书,散放在桌上。后来我和身边的同学出去溜达,回来的时候他和女朋友已经走了。然而,我的那些书被整齐地码好,外面还套了一个塑料袋,系着一个只有左撇子才会系上的结。他是左撇子。这就是我等到的表达。这个结就像我青春岁月的休止符,很快,我参加了高考,离开了家乡的城,从此再未见他。

上大学之后,我经常莫名流泪。我经常想念他,幻想我们再见的激动场景,但又想也许再见面时候他已经组建家庭了。我以为自己需要十年的时间才能忘记他。当然,事实上没过太久我就适应了新的城市新的校园。后来只是偶尔的偶尔才会再想起。我不知今夜为何忽然会想起他,也许是窗外下了一天的雨,也许是他很难得的也在今天想起了我,也许根本没有也许。但是如果再见到他,我也要给一个表达,也许只是写在手边的纸巾上,但我一定要写。马跃同学,你是我青春岁月里最美好的记忆,没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