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神话

      昨晚,和Mark下了302,漫步在三环到四环间的路上,聊着天唱着歌。Mark问我,陆毅帅还是邓超帅哦?我随口答道,陆毅帅!Mark顿时说,那我还真得多读点书,你还是喜欢比较文雅点的。我错愕,这有什么关系吗?陆毅儒雅吗,邓超怎么不儒雅了鄂?Mark答,陆毅稍微文气些,邓超偏叛逆。我说,叛逆我也喜欢!Mark说,可是你还是更喜欢文气的书生啊……所以我得多读点书,才更好。

      又走了一段,Mark忽然对我说,宝贝,是我是我,我是Mark!我心头忽然一惊,你是Mark!啊,你是Mark!那个在英语角让我一见钟情的Mark!那个穿着格子衬衫,始终微笑地看着我,一脸平和一脸温柔的Mark!出口成章的Mark!我顿时说不出话来,半天只憋出一句How I love you peaceful eyes on me ,接着就是长篇累牍的哇哇大哭……

      当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之后,我渐渐发现他并非如最初吸引我的那样温文儒雅、出口成章,而是充满了率真、天真、真诚,甚至鲁莽、莽撞、不计后果;不是深沉的老师角色,而是一个大大咧咧的老男孩。于是,我随意任性,随意撒娇,随意发脾气。可是,我竟然忘记了,这个个体,他就是我最初喜欢的那个Mark!那个让我心跳不止、日夜思念的男生。我经历了那么多折磨,终于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了!多不容易唉。

      Mark哄了半天,发现没有什么效果,于是决定唱首歌哄我。他唱起了当年他推荐给我的特别适合我们认识的情景的歌,《星月神话》。

      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场景,

      就是遇见你。

      在人海茫茫中静静凝望着你,

      陌生又熟悉。

      多像我们初次相遇的场景!秋天里一个周末的晚上,人大英语角,昏暗的灯光,排山倒海的人群。我一回头,他就站在那里,温柔地问,我可以加入你们吗?我心里一惊,好气质!但只是轻轻点了个头。于是就这样开始了。

      我哇哇哭的更欢了。Mark赶忙不唱了,改唱欢快点节奏的歌,《水晶》。我想起这是我们的第一支合唱曲,彼时我们还穿着羽绒服漫步在双榆树三街,彼时我们以为那是我们此生最后一次相见,从此再无缘分。Mark甚至还说萱儿你死之前记得给我发个短信啊……可是现在,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终于在一起了。好爱好幸福。

 

凝住今日怎样好

一觉醒来,在灰色的写字台前坐定,桌上是Mark迷人的照片。

你们都去狂欢了,就在昨晚。我已经远的吃不到看不到听不到。傍晚下了课,回家婆婆做了一桌菜,吃完饭在楼下散散步逛逛家乐福,生活简单而美好。回到房间,努力抑制的想念忽然蔓延,坐在房间角落的地上只是不肯起来,好像只要坐在那里,就还在我们旧日的美好时光里,还有西门外喧闹的大排档,美味的烤串,还有你们全部人都在一起,好像一切还停留在2008年,那个黄金的年代里。

Mark很快看出我的心事,说,宝贝我陪你下楼去吃烤串喝啤酒好不好?我笑,Mark真好,真好真好真好。他的父母在旁边的房间里,已经熟睡。我指了一下桌上新买的啤酒,他开了一听,在我身边坐下,我们互相靠着,一人呷一小口酒。于是这样过了很久很久很久,仿佛时间凝住一般。(Mark说此处应添加一句,虽然第二天早晨醒来你头很晕我胃很疼,但是依然很美好很美好。)

今天,我和鸭子视频了。你们的狂欢一如从前,没有轻易地停止。画面里铺满了那些熟悉的面庞,小书,十足,嫖,家园,大米……画面这头是Mark和我。我发现我们被鸭子投影到了墙面上,你们一边玩着牌扯着蛋,一边欢乐地向我们挥手打招呼。这样多幸福,多美好。

Mark的父母为了给我们留足够的空间,今天出远门玩儿去了。中午,我给
Mark做了第一顿饭。此前我一直告诉他,我所有的菜都炒不熟,饭也不会煮。我不想过家庭主妇的单调生活。当我开始用电饭煲煮饭的时候,Mark一脸慌张米,因为他也不会,他也害怕我做不好,于是他飞快地在网上谷歌了下“煮饭要放多少水”,然后欢天喜地地飞奔回厨房告诉我,一比一点二。他看了一眼我放的水,惊呼,宝贝这太多了吧!然后伸进自己的食指,然后猛然又呼,这是什么?接着从锅底摸出一把汤勺来。我这才猛然想起刚才为了让米饭香喷喷我特意放了一勺香油进锅里,搅了搅忘记掏出来了,汗。他很快又说,宝贝煮饭好像不用放油吧!我回答放香油煮出来的米饭香啊。他又一脸错愕,那你也不用放这么多吧,你跟香油有仇啊……我一看是有点多,又往外拨了点。我还十分热情地说,要不要请你的好朋友军子两口子也来吃中饭?Mark无奈道,我跟他们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不用这样整人家吧……总之就是在这样一片混乱的情形下,我们两人合作了三个菜,西红柿鸡蛋,香菇肉片,炝炒小白菜。菜都是从冰箱里考古挖出来的,菜谱都是google提供的,自己炒出来的菜吃着特别满足。

新生活就在一种安宁简单的满足里,悄悄继续。


 

 

我怀念过去单纯美好的小幸福

–>–>–>
–>

这是一段对话,有一首很好听很配合这个场景的歌,请猛戳这里

跳:丫丫,我得腱鞘炎了,我手好痛,
555
……

丫丫:啊,我妈也得过!很痛我知道。我刚出生的时候太胖太沉了,我妈老抱着我,结果就得了。你咋得腱鞘炎了,你又不用抱小孩儿,你是没事儿老跟人家掰手腕儿玩吗?

 

跳:丫丫,我想回去跟你们吃饭,可是阻力太大太多了。我下周有发言和考试,我还没有准备好,我想快点完成它们,可是手好痛,打一个简单的句子总出错,要打好几遍。我周六早晨八点还要参加老板安排的预答辩,
555
……

丫丫:那你可以下载一个
word
插件,语音录入文字输出那种。而且你是左手痛,可以用右手一个字一个字敲,比如丫丫,你就按
yaya
就好了。

跳:如果我只需要按这两个字就好了,就一直按
ya
两个键。

丫丫:一直只按两个键?那不是鼠标嘛……

跳:丫丫,我想回去,那时候有你有小叔有解散有十足有
xxx
有阿撒有老大有
ruby
有北树有阿火有狗狗书记有瓢有妖有家园有秋客后潭……我想我们一起在新开湖边乘乘凉吹吹牛唱唱歌喝喝酒看看星星谈谈人生谈谈理想……我想我们一起爬楼梯,一起去撒家做做饭,一起在金鹏大饭店门口的小街上吃饭做游戏玩松鼠松树……

丫丫:那你得找一群永远不会离开的人,像后潭那样,找一群新朋友,然后安个家,那样才行。

跳:我恨我永远完成不了永远不够完美的任务和作业和考试!

丫丫:那你给你老板配一个美女当外遇,他注意力一转移,你就好办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