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08年7月的某一天,唐老鸭和马小跳来到南开园著名景点马蹄湖边,互相吹捧,互相拍照。

        p.s.两个小朋友是玩的很好的朋友,非暧昧关系。




日光照耀,无处停留

    你在哪里?

    我在微笑。

    日光照耀。

    我想微笑,我想笑得比忠诚的向日葵还要灿烂,我想笑得比任何人都要幸福。但我却悲哀的发现我失去了微笑的能力,忘记该如何去笑像忘记了如何去爱了一般,不知所措,不想这样却不知如何是好的无奈。我想要做个美好的孩子,可以给那些受伤的孩子们疼爱的孩子,配得到全世界的疼爱的孩子,而不是现在这样连我自己都厌恶自己。我真的想要做个美好的孩子,有着天真的轮廓,明亮的笑靥。我站在太阳底下,仰起头,半曲着手臂想要接住来自天际的温暖。那些洒落在肤体的暖意却无法抵达心房,温暖那极久处于昏暗阴潮的废墟。

    不断地认识到新的人,频繁不断地有那么多人说爱我,为我心疼,不断地有人停留在身边,或许验证了那句话,我身边的位置就这么多,你来了,他便离去。于是我站在原地丝毫不敢动弹,我怕你们要回来找我时,会看不见我。我惧怕,你们要回来时,我无法看见。无助长久地停留在原地,看着新的你来了,曾经陪我难过陪我微笑为我心疼的他(她)走开。 
  
    曾无数次张开口想要叫你们不要离去不要留我一人孤寂,可是张张嘴,发不出一丝声响。到最后我也就放弃了,蜷缩在角落紧抱着冰冷的身躯,四目呆滞地对着你们离去的方向发呆沉默。从曾经的无话不谈至如今连言语的话题都要苦心死想地找些苍白的言语来应对彼此,证明彼此还在,只是不如从前。 
  
    我最害怕的就是曾经说着要永不离弃的人各自离去,我害怕的事依旧一遍一遍地在我生命里不断以华丽的姿势上演然后落寞落幕重复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