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草地

                                         

        今天,我觉得我已经度过一段焦虑期了。前几天真是十分地焦虑,看谁都火大,对未来极其没有信心和安全感,自习室里的其他人也一样。前天九点就撤了,绕着南开跑了一圈,小手冻得跟冰冻鸡爪似的。昨天又莫名其妙地倒霉,被晚上迎面而来的飓风掀起的气浪连人带车掀翻。

        可是,今天!就在今天,我已经调整过来了哦。而且晚上不知不觉就到了十点,我还感慨,我还想再学会儿呢!

        我已经在科图有了一个固定座位,坐在我附近的都是天大船舶的帅锅们,也都是要考研的。他们不仅帅,学习也都很努力,我每天跟着他们学,十分有动力。我喜欢带着望远镜去自习室,远眺那些坐在远处的帅哥儿,静静凝视、偷偷关注的感觉那是十分地好呀。我以前很喜欢写情书,给莫名其妙的人写,一写能写一串,我想在这种场景下用中学的心态能写好几本吧。不过现在只在心里默念几句美好的诗歌,言简意赅,就埋头继续复习了,哈哈。

        今儿下午,我发现船舶的帅锅们都在挠头,表情狰狞。无意中,我发现那坐在我对面的帅哥1号正在一张小字条上写写画画。我赶忙凑上去好奇地看,啊!原来是小抄!他满脸难过地说,唉,我们晚上有考试!全是死记硬背的内容!我就把小抄借来打量了一番。彼时,从我身后路过的船舶帅哥3号,他可是我仰慕已久的帅锅,一把从我手中夺过那个字条,问,谁的?我一指坐在我对面的帅锅2号——他的。2号抬起头来无比委屈地望着我。我心想这么帅的3号不是班长吧,长得又帅品质又高贵能力又强真难得啊。结果3号脱口而出哎呀不管谁的了,借我复印一下啊,我这就拿到二楼复印室去马上下来。我顿时那个心理落差啊……这时就见1号摆摆手,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稍大一点的,我又要过来看,和刚才那份完全一样。1号说,这个是原版,那个是缩印的。我觉得太长见识了。

        晚上吃饭时间,学四食堂二楼人满为患。坐在我对面的一对情侣起身后,俩男生坐下。我抬头一看,嘿!正是自习时坐在我对面的帅锅1号和2号!太巧了。我十分愉快地与之共进晚餐。他们火速吃完以后,2号说,你自己好好吃啊,我们走啦。说完就走了。1号忽然回眸对我深情道,晚上没有考试就是能细嚼慢咽啊!我一个人坐那儿偷偷乐了半天……他俩平时就跟说相声的似的,经常连表情带语言都很搞笑。

        下自习时,我对帅锅们说,我明天不来了。帅锅们说,放松一下,应该的。我说,不是,我得上课。帅锅1号问,考研班?答,恩。1号,啊!我也去!2号,其实我也报名了!三人同时,啊……这么巧……1号问,你明天什么时候上课?我答,下午。问,你上的是海文么?我也是!我答,不是,是启航。1号,你记错了吧?肯定是海文。我答,不可能,三百块钱我能记错吗?1号,你在哪上课?我答,师大啊。1号,啊,我在xx礼堂,还真是不同的班啊……这帮考研班太不厚道了,还同时上课!2号:别废话,我报的文登,也明天上课,消息互换啊!1号及我:倒!

         反正就是有很多乐事,三两句说不完。晚上和猴子聊天,猴子聊起当年他收到情书最多的地方就是图书馆,有女孩儿老跑去他坐的地方,给他写信,或者找同学打听然后给他打电话。我也顺便回顾了一下自己的往昔,觉得图书馆实在是个了不起的地方,它打破了学生年纪、班级的界限,给所有的同学创造了更多认识异班情调的帅哥美女的机会,多么美好呀。

        晚上找出中学时代偷偷收集的一个我很喜欢的男生写的字条,里面是他在书里读到的一些好句子,有一段话很适合我现在的心情:

        我们正是在欢乐与忧伤交替中,寻找、发现新的快乐。然而同时也许我们将陷入新的忧伤。我相信,人间没有永恒的夜晚,世界没有永恒的冬天,就像人生没有永恒的欢乐与忧伤一样。让我们冷静地走过欢乐的艳阳天,充满希望地穿过忧伤的黑森林,找到真正诠释生命的青草地。

        马小跳,加油。我是爱生活的。

西出阳关无故人

        睡前翻唐诗,偶然读到这一首: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于是脑海中开始勾勒这样一幅画面:

        唐朝美女小萱,竖着蜗堕髻,着鲜红色石榴裙伫立于南开三食堂外小柳树旁;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唐朝诗人老大,着里维斯蓝色格子衬衫,拜倒在小萱的石榴裙下。

        小萱双手举杯,似《西游记》中女儿国王看唐僧一般深情款款地对着老大,操着浓重的天津口音一字一句地说:“劝郎君,更尽一杯酒吧!”

        老大表情严肃,接过这杯混着南开泥土芬芳的酒,操着浓重的山西口音说:When I arrive in the USA, there will be no one old than me.

         小萱:你个智障,是old to me! 出去别说我认识你啊。

         老大:Grand!What I need is free!

         于是,老大开始了漫长的旅程。想象一下吧,老大骑着骆驼,走在茫茫戈壁,起初很兴奋,每行数十步必成诗一首,虽孤芳自赏却也乐此不疲。细心的他还坚持要把每个句子小心翼翼用毛笔记下来,想着到驿站发回给小萱让她做gtalk心情短语。可是,走了很久很久,写了很多很多诗了,为什么大漠依然没有尽头?每前进一段路,老大都想停下来喝口水。多么艰难!可是,又走了一段路,眼看着手中的水葫芦就要见底了,沙漠依然不见绿洲,更没有尽头。  

         …………………………………………………………………………………………………………………………

         我得睡觉了。太晚了。老大小萱多多包涵啊。十足,丫丫,阿萨,谁接着写吧?最好能做成接龙给传递一下。我想写古代那种背景下老大穿过大漠和中亚,翻过大高加索来到欧洲,路过阿尔卑斯,再渡海到美利坚的历程。古代人出行多不容易啊!没有手机没有登山杖没有gps的。

上帝总是给我留了一扇门

        今天六点醒来,瞥了一眼书架上的手表,倒头继续睡,醒来时十点。到达科图,十点五十。我总是用五十分钟时间做完全部准备工作。

        找到一个背对门的边角座位,开始学习。总觉得我身边两个男生是gay,一个头发长长的,皮肤嫩嫩的,说话磨磨唧唧,每隔两三分钟就要跟其身旁的高大威猛我第一眼看着还觉得挺帅的男生亲热一番,还唯恐天下不知,说话声大的图书馆外工地上估计都听得到。我两度起来环视四周实在是没有空位,只好坐下忍气吞声。到了下午,终于逮到空位,转移,并且趁他俩不在用荧光笔写了个字条上书“gay专座”贴人凳子后背。然后摸摸兜里仅剩的五块钱,短信高中校友林烧鱼同学晚饭。烧鱼同学给我普及了美国大选以及美国政坛女性等知识,我说我连当年福州一中几个校长是女的都搞不清楚,管人美国……

        天大学五高级盖浇饭加美味免费汤之后,回到图书馆,发现书包里的仅有的一袋奶被仅有的一把钥匙捅破,奶水四溅,我的刚刚记完的一本笔记本被牛奶泡过,上边的笔记几乎完全被淹没,痛心疾首,当场跑到图书馆最高层——据说那层的厕所比较高级,有烘干机。结果连个镜子都没有,皑皑。

        十点下自习在解散大伯的护送下去西南村取钱,回来路上见好多好多 a good many 小朋友们在打羽毛球badminton,羡慕地脱口而出:“要是我也能打一会儿就好了”。刚说完,碰巧看见同班同学“放了很久的饼”正在一手举着球拍一手轻捶,口中默念,累煞我也,累煞我也。我急忙停车代之。一开始只是惯常的右手击球,玩了几局,手酸而烦,我提议改用左手。十分带劲儿又玩了几局,我提议在一旁休息无事的“放了很久的饼”同学考我们单词。于是一场体力运动瞬间转化成为一场脑力大战。陈斌即“陈放了很久的饼”同学显然面部表情比我们还要痛苦,因为让他处心积虑地出一个abc打头的晦涩单词显然比把用一个羽毛做成的球打出去难得多的多的多的多。丫丫同学很适时地正好经过,接着是running跑友小玉经过,我才离开了陈同学离开了我的同班战友们。

        打完球回来很轻松,运动总是有这样一种让人发泄的功能。我转念一想,那本笔记上所有的东西我都背过一遍了,就这样吧。所谓“背水一战”,我现在连个底都没有了,绝对不能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