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对于老大的五台连穿计划,我付出了极大的热忱。但终究敌不过没牙、kinny等人的帖子劝阻,决定放弃。很感谢老大一再发信邀请加入,我于是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吧,先做做体侧再说。

      老大收人的标准是:一小时八千米。我以往的黄金(7200米)大多用时一小时二十分钟左右。但一般的黄金我跑的很轻松,既不为挑战,也不为训练,只为开心。前一阵子听从猴子的教诲,开始练习变速跑和冲刺。

      劣势在于,白天只吃过一顿饭,午饭。穿了一天高跟鞋。还骑单车去了很远的南方。没睡午觉。

      优势在于,在南方看见了大把的向日葵。与高中久未谋面的老友才子雨停、绍煜相聚,认识了久仰大名的校友陈墨圆、苏光源、陈蕃、龚成等。聊起了高中时篮球队和足球队的些人些事。听到他们谈起那个熟悉的名字。

      好吧。周日晚上八点三十五,出发!浅绿色上衣,浅灰便裤,跑鞋。左手腕表。

      路线是这样的,从14宿舍出发。起初节奏均匀,整体速度偏慢,听着郑钧的《私奔》,感觉有一些莫名的紧张。心里盘算着把路线分成四段,每段十五分钟,分别在南开崇明桥、南开西门、天大北门及南开开东门。

      才跑到八里台大桥下唱京剧的那个地方,就已经筋疲力尽了。想起小多在我第一次跑黄金时给与的手舞足蹈的鼓励。忍俊不禁。又回忆起我曾给他描述的福州乌山小凉亭里老人唱戏的景象,一番感慨。就这样顺利地度过了一段艰难期,渐渐加速。

      八点五十七分左右到达西南村。累。骂了几句靠,好受了很多。又想起flyingshadow曾经说过的,保持一个节奏。于是在心里轻轻地数起来,一二三四……两呼两吸。mp3里传出了泉南堂的基督教歌曲:我知道这是最美的祝福……

      转个弯,上了白堤路。夏天卓敏从北大远道而来陪我散步时我聊起的若干年后在南方海滨小城的沙滩上办婚礼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播放着。想起昨天白天收到的卓敏的短信,萱,《暗恋桃花源》的最后一次上演是八月底,最近都没有。脑子里又是一番遗憾。

      铆足了劲儿彪了一阵,到达西门时的时间正好是八点零五分。太棒了。渐渐减速,再一次调整呼吸。到楚云天门口不幸左脚趾抽筋

有关游戏的点名游戏

1、你最早接触游戏是什么时候?哪种平台上的游戏?还记得是什么游戏吗?
      小时候。

      鉴于这个答案太不具体,补充一下。很小的时候,妈妈带回家好多针筒听诊器纱布之类的东东,我就玩那些。当然,针筒上边是没有针的,我把它当水枪玩。还有很喜欢扮老师,胁迫我外婆扮学生,给她讲课。还有过过家。

2、你什么时候拥有了自己的游戏机和电脑?
      有过一台堂弟玩过的游戏机,因为他买了小霸王学习机,就把游戏机让渡给我了。但我好像一次都没玩过。我似乎有过一台gameboy?不记得了。即使有,我也玩得很少。电脑是高一的事。

3、你最喜欢什么类型的游戏?为什么?
      需要同时动脑子和四肢的。因为很好玩。所以喜欢定向。

4、你喜欢那个国家的游戏?国产,欧美,日韩?为什么?
      我喜欢游记类型的那种游戏,不过搞不清产地。

5、你最喜欢的游戏是哪一款(哪些)?
      很喜欢超级马力、冒险岛、敲冰块、马戏团等等。一般喜欢魂斗罗。最讨厌坦克。

6、最感动你的游戏是什么?
      过家家。一群小朋友那么真心地互相说,长大了我要嫁给你或者长大了我一定娶你回家。

7、你玩网络游戏吗?
      不停地看别人玩,操纵权永远不在我手中。

8、最近玩游戏多吗?你现在经常玩的游戏是什么?
      开学后,电脑游戏没有。不过经常听老友讨论一番梦幻仙剑之类过过瘾。

9、随着年龄的增长,你对游戏的感觉是不是发生了变化?
      是。现在看来,人生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目前的态度是,认真对待游戏,释怀梦。

10、你觉得游戏对你有什么影响?你在游戏过程中有什么得与失?                                        

      给我快乐的童年和美好的少年。快乐就是得啊。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知道了要多跟理科生接触,他们会使我的生活更立体、更多彩。视力不好了。勉强想出这一点失来。

 

你愿意选择怎样的人生呢

变化 by flypig

      到今天,我已经在搜狐完成了一周的坐班任务。对我来说,这曾经是不可想象的事
情。

      22:46。在一个月前,这还是我的大脑皮层刚刚开始兴奋的时间点。坐在电脑前,为
过去几个小时里接触到的新鲜资讯激动得手舞足蹈,迫不及待地把各种古怪的念头记录
下来,贴到网上与朋友分享,或者写成正式的文本换作下个月的花销。

      22:50。现在,我必须考虑稍后如何用最快的速度完成睡觉前的准备工作——把衣服
扔进洗衣机,在刷牙的同时倒入洗衣粉和消毒液,闹钟定到凌晨两点,半夜起来把衣服
挂上衣架,到劣质的休眠中等待闹钟的尖叫。

      过去我通常睡到中午,然后下楼吃点东西,花十分钟懒懒散散地挪到兴化东里甲7号
楼的办公室里,与同事们一同嘻嘻哈哈打发太阳下山前的美好时光。

      从9月12日开始,我变成7点起床,8点半抵达清华东门附近的那座玻璃办公楼,气喘
吁吁地把门卡放在墙上,听见“嘀~”的一声响,心里的石头才算落地。我不能在7点半
起床,因为那样可能导致我在9点半才能到座位上——北京的堵车时长和出门早晚成正
比。

      更重要的是,我的前同事和我打赌,认为我无法保持一个月的不迟到纪录。赌注是
一顿金钱豹。她为此扬言要在一个月后不择手段地获得我的出勤记录,以证明我意志的
不堪一击。而我必须捍卫尊严,证明我可以过上东八区国家居民的正常生活。

      听起来像是未成年人之间无聊的游戏,但是对我来说,这确实是180度的转变。用我
另一位前同事的话说,就是“你还能活到现在?”她也在不久前去了个要坐班的地方,
随即调来远在东北的老妈,天天照顾起居,外加夜宵一顿。

      今天回得早,在MSN上与几个朋友闲聊。说着说着,又怀念起在《经济观察报》的日
子。倒不是舍不得那种日夜颠倒的媒体生物钟,只是我看着那些熟悉的头像、熟悉的昵
称、熟悉的阴阳怪气,却察觉只有在网上才能再感受到那间大办公室里的其乐融融。

      记得离职那天,我在办公室的角落里奋力地翻箱倒柜,从大堆大堆的废弃纸张里抽
出经手过的《经观商业评论》。一份接一份,生怕找得慢了,就会从指尖溜走。

      叠平整,装进袋子,看得出神。袋子里装载着我曾经的梦想,一发不可收拾的梦
想。我带着那些单纯的念头来到了北京,来到了这个全然陌生的城市,像所有被热恋冲
昏了头脑的年轻人那样加入了那份我喜爱的报纸。

      那天晚上,提着沉沉的袋子走出办公室。我知道,同时离去的,还有那些从高中时
代就开始暗自滋长的冲动。我在高三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金融系,因为我不愿意和在出
版社里做编辑的父亲成为同行。但在我走出校门,将儿时的耳濡目染通过手中的媒体尽
情宣泄出来的时候,我却真切地感受到了改变世界的快乐。

      我在《经观》度过了美好的两年。歌词里说,短暂的总是浪漫,漫长总会不满。莫
非我对于这份纸媒的留恋,只是因为我在最幸福的时刻选择了离去?

      00:02。八个半小时之后,我又会出现在那个小隔间的桌前。趴在地上接好笔记本的
电源,拿我邮箱里未读的删稿通知找找乐,再取一份新闻中心的免费早餐和同事去茶水
间里扯昨天剩下来的淡。日复一日,日复一日。

      我总是期盼着2005年夏天那阵意外光临的心跳。但一个星期之后,我开始考虑放弃
这样无谓的尝试。虽然意外见到了许多热心的同事和久违的朋友,但是,我总也找不到
梦想的气息。大公司能够提供的,只有一个机械的工作流程。从此,工作就仅仅是工
作。干完回家,洗洗睡。

      歌词里说,烧完美好青春换一个老伴。是这样的吗?也许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orsejump


      读完了飞猪的这篇博客,我很难过。
      曾经,告别高中那种不自由、有些压抑的环境,换一个美好的、有丰富多彩活动
的、人人为善的新环境,就是我的目标了。最高梦想是做一个好太太和好妈妈,有着温
柔如水的丈夫的和一群活泼捣蛋的孩子的妻子和妈妈。
      还想做一个老师,正如我自己在多年前那篇《如果我是老师》里写到的那样,一个
会教孩子们写诗的老师。
      转眼,两年逝去了。
      这两年,过得丰衣足食,参加了好多曾经自己深深喜欢的活动,记者团,爬山,社
工,合唱,甚至曾经都没有想过的长跑。很开心,很充实;还学会了独立、自尊、保持
乐观的心态、保持学习的热忱。
      可是下一站呢,是什么?
      我依然深深想有一个温暖的家,但是每一次真的有人愿意温暖我的时候,我又开始
后退,逃避,我们太年轻了,什么都不能抓住,什么都不能永远。
      于是,南方的某一个小城,一份稳定的教师职业,一次完美的相亲,逐渐在我脑海
里清晰起来了。也许,那将是我的远方。我的下一站。我是谁的天后?是自己的,父母
的。
   
      只是偶尔又不甘心,不愿意这样过分简单浑浑噩噩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没有万水
千山,没有惊涛骇浪,只有春去秋来,细水长流,似乎又不够完美。
      我们需要的究竟是怎样的人生呢?

      我曾经想,一路顺风,一帆风顺,所有的梦想都能实现,这样的人生简直太令人羡
慕太完美了。现在想法完全转变,觉得这样的人生没有任何惊喜、热情或是挑战,没有
乐趣,没有意思。这样的生活,每一天都在等死。
      昨天跟小弟聊天,小弟说起自己在雪山上掉进冰裂隙和迷路和在斜坡上扎营的经
历,那么刺激,那么险象环生。当经历这些以后,他对生活和生命的感悟,当然比我们
丰富和深沉的多。所以我说小弟白天是小弟弟,过了十二点就是哲学家了。
      我也不是要寻刺激,只是想使生活多一些色彩,多一些波澜。

      翻来覆去,优柔寡断,举棋不定,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态度。

幸福躲到哪里去了呢

      听老师说起他去年看红叶的事。十月,五十岁的老师携师母到北京看红叶。没有去香山,因为怀疑香山的人比叶子多。于是坐地铁到苹果园下车,又打车去了潭柘寺。

      初上台阶,人少的可怜,轻松的聊天使他们很享受这份清静和快乐。上到某一高度,师母感慨说,老了啊,走不动了,就坐下休息不动了。老师不干了,想再往高处走走,于是一人继续前行。走出好远,忽然见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和一群活泼可爱的小孩儿。女老师指着地上的一团红叶说,小朋友们,快来看呀,这些叶子多红多漂亮呢!于是小朋友呼呼地聚过去,争先恐后地捡红叶。我的老师为这种热情所感染,走过去和孩子们打招呼,也顺手捡了一片漂亮的红叶想下山带给师母。回程的一路上,他想象着师母看见这片红叶时开心灿烂的笑容,心里觉得很幸福。

      终于找到师母了,他急忙跑过去卖着关子问,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师母笑着摇摇头。你看!老师满怀期待地掏出藏起的红叶,满以为师母会大为感动,谁知师母指着路边说,你看,那不都是红叶么?干吗还去上面采呢?老师顺着师母指的方向望去,可不是么,叶子比自己拾回来的更红更大更漂亮呢!正好此时有一位老人经过,老师便向老人请教为什么自己才来的红叶不如山腰路边的好看。老人脱口而出,你这采的是柿子叶啊,那里的是枫叶,当然好看啦!

      老人这么一说,老师的心情顿时遭透了,刚才心里满满的幸福感,全都消失不见了。

      你说,幸福忽然跑到哪里去了呢?

     

在路上

      上学去,骑着单车,迎面而来的一个男生哼着我熟悉的张学友的歌,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我就低声接了句:就算是为了分离与我相遇……然后和他擦肩而过。接着自己哼:一路上有你,痛一点也愿意……谁知迎面而来的又一个男生经过我时高声接道:就算这辈子注定要和你分离……

      真有趣,好一场接力哦。

      今天上课,走神想起老大的小五台计划,老大等背着包在山坡上高高低低的画面在我脑海中闪现,我忽然想,要是在古代,老大和北树背着重重的书架,梳着小辫子,用大大的袖子擦着额上滴下来的汗,翻山越岭,进京赶考……哈哈。于是又忽然想,有没有人能编一个这样的游戏软件,把户外可能遇到的各种风险都编进去,为领队和队员的安全教育提供警戒和帮助呢。

      昨天见到琉璃和coube了。琉璃,我太喜欢琉璃了。无论面对什么情况,尽管心如琉璃,依旧微笑坦然面对。多棒的女生。琉璃说,想做一个地图,天大标着秋客,南开标着马跳。我就忽然想,世界这么小,即使在世界地图上标注每一个人,又能标进去几个呢?每一个人在这个世界的地位这么轻微,位置这么渺小,争来争去,面红耳赤,互相算计,争什么呢?

      舅舅昨天到学校来看我,我欢天喜地。可是今天他就走了,匆匆忙忙地。宿舍姐妹都在收拾行李,早早地为下周末回家过中秋做准备。收到朋友的短信说,我在回家的火车上了呢。我好难过。我也好想家。一个人买了一块月饼吃。朋友赶紧来短信说,把每一次回家,都当成中秋吧。好啊,我会。可是我不想做爸爸妈妈的客人,我想做他们的港湾。

      前天去看lascar叔叔,他抱着可爱的才出生五天的小欣然,小心翼翼地喂着牛奶。喂了好一会儿,忽然竖起瓶子说,恩,该饱了。然后摇晃着哄了一会儿,宝宝慢慢睡着了,他轻轻地把宝宝放回摇床里,这才使劲地甩甩了胳膊。摇篮里的宝宝,一脸恬静满足的笑。梦里都是笑,多幸福啊。我也想有宝宝呢。

      可是我离我的妈妈和宝宝是这样的遥远。遥远。和遥远。

      我们都走在为各自的幸福而努力的路上。感谢生活。

散记·跑

      又一次天南大联跑,记一笔。
 
      本来懒懒散散的,一点都不想去。七点多骑着车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逛着,一个人
唱歌给自己听,一如自己现在的状态和局面。想想早早就约了小煜和天大的小瑜,还是
去吧。手机在发亮,天大的小茶、牙疼、秋客一干人正在讨论这无聊的星期六的晚上可
以做些什么。我于是搅合了一番,问秋客伤好得怎样了,来联跑吧。秋客当即回复决定
跑步去,遥在广州的小茶立即回复,我在广州呼应你们!

      早早来到小桥,和久违的大毛、冰块聊着天,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面前闪
过,我万分激动地高喊:“老大!”那个身影旋即蹦了一下,很快恢复平静说:“你吓
死我了!”哈哈。好意外哦,老大。好在我没有迟到,接驾及时。跟老大讨论小五的
事,就见远处一个身影直插进来,哈哈,秋客。于是我们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抱怨和憧
憬。

      开始跑了,我和小煜一起,迎上黑火一次,在大中路跟黑火边聊边跑了一小段,风
轻轻地迎面而来,那种感觉好舒服,就像去了很远的地方的老朋友来赴一场集体重温旧
梦的约一样。一度时光倒转,记起去年北马的时候,在半程处见到黑火,我和西城、耗
子举着南开的旗子和他一起跑了一阵。那时候,我认识的跑版的人还只是个位数的吧。
时光回转,真快呵,一年了。

      跟小煜慢慢地跑在最后,交换着彼此做百项的苦恼和收获。跑到八里台立交桥转角
处,猛抬头发现老大和秋客等在那里,顿时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急忙跑上去,大大
地赞颂了老大一番。啊,老大,你知道吗,你就是太阳,你就是月亮,你是所有星星的
总和!天上的银河是你在苍穹的倒影,地球运行的轨道就是你灿烂的笑容!每次见到老
大,总能激起我对大地苍生的一种热爱,实在是佩服老大,无论体力、文字、做人。

      就这样四个人慢慢地跑着,秋客说太慢,我却很享受这种感觉,四个影子,一阵在
前一阵在后,时而整整齐齐时而东倒西歪。一度路边的一只哈巴狗小跑着追随我们,我
在心里说连狗狗都被这种快乐感染了呀。真想永远这样慢慢地和你们跑下去,永远永
远。但是,今年的明年,明年的明年,我们终将陆陆续续,海角天涯。

      分离比我想象的快的多,到白堤路口,秋客就独自踏上了白金的旅程。果然注定走
不远,果然注定人生就是一场为散而备的宴席。老大和小煜陪我在白堤路缓缓加速,身
后的两个漂亮的后勤女生在大声说着加油加油哦。我们渐渐安静下来,只剩下整整齐齐
的脚步声和着来来往往的车流。我暗想这时候要是路边有一些花,最好是桂花,那就太
完美了呀。但那终究是奇迹,是不可再现的奇迹。

      转个弯,就是鞍山西道了。我觉得很累了。老大和小煜一直在身边鼓励,保持那个
节奏和我继续跑下去。在路口碰巧赶上了绿灯,也不必像以前一般胆战心惊如过街老
鼠,跟着老大小煜趾高气扬昂首挺胸地阔步而过,留下身后长长的目光和感叹。这真是
种享受,把小女生固有的虚荣心百分之百满足了:我和你们擦肩而过,我高傲地往前,
决不回头,而你们在我身后频频回首,心里不知是感叹是羡慕是嫉妒是批评,总之,我
在你们的目光注视下渐渐远去。世界这么大,也许我一辈子就和你们遇见这一次,正是
此时此地,此情此景,缘份哪。跑远了以后,我又忍不住回头看看那个路口,早已物是
人非。上辈子就是回头次数不够,才只换来这一次相遇吧。

      远远地看见高高的过街天桥,我就知道,北门,我们熟悉的北门马上就要到了哦。
于是士气大振,三人加速跑到终点。众人早已到达,谈笑风生。

      和小奕、sunset、小煜边走边聊,从北门到北洋广场,又是四个人,和地上的四个
影子。走神地想起了当年盛极一时的一部片子,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片头曲里有一句
“一转眼又十年”。还来不及沉重,就见火队追着大旗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我们齐刷
刷地哇哇了几声,sunset一脸幸福地说,我就喜欢他这样跑起来的样子。

      之后又和小奕说起spudy,那个我想去投奔的远方。

      躲在北洋广场一角看着大家说说笑笑,年轻人在一起,真好哈。欣欣向荣之类的词
在我脑海中闪闪发光。

      祝福我们的跑版。这是个汇聚了年轻、希望、等待和追逐的天堂。 

     

和你在一起 三

 

哈尼铭铭:

      我又开始给你写信了呢。
      写一些我们上次一起玩的事情吧。
   
      我带了相机去给你拍照,带了两张存储卡,可是,可是,才拍了两张照片,它就不争气地没电了呢。你从原本的一脸欢欣到忽然之间的满脸沮丧,好铭铭,对不起我的好铭铭,萱姨不是有意的呢。在一边的我妈妈,也就是你的姑奶奶说,哎呀这个萱姨好笨笨哦!你就幸灾乐祸地伸出一个手指头指着我说,你笨你笨!哈哈!萱姨你笨!好吧,这可能是我在你面前出的第一次糗,重重地标一笔。你可不要像我哦!
      然后你说,萱姨,打球球好不好?我高兴地说,好啊好啊。你就转身问外婆,mama(方言),那个天天运动的球球去哪里了呢?外婆找来了乒乓球和球拍,说,你要跟萱姨打球球吗?我欢天喜地地说,是呀。谁知你神秘地说,才不是呢,萱姨打,萱姨你对着墙打,看看萱姨打的多还是爸爸打的多。
      我被你突如其来的主意吓到。你指挥说,快打萱姨!好吧。忍了。我开始面壁打球。
   
      你在旁边蹦蹦跳跳地数,一,二,三,四……结果可能太过激动,动作幅度太大,才数到三十,就喘不过气来了,于是赖皮,三十,三十一,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
      外婆就喊,乱来小朋友!你就坏坏地笑……
   
      我打了一会儿,你说萱姨我来打!于是把我手里的拍拍抢过去了。于是你一手拿着一只球拍,对着我们嘿嘿嘿地傻笑。你外婆就说,哇,林栋铭,你要假装双枪老太婆吗?

      你又找来一个充满疙瘩的绿色气球。于是我们在小房子里踢起了足球。你又开始抱怨这个房子太小了。你又大声喊萱姨我要买好大好大的房子!我们问你,有多大呢?一百间,萱姨,一百间,你以后去数!
      你一边大声喊着一边射门。可好,一下就中了,正中尿盆。你外公一脸委屈,铭铭你不要踢了嘛,脏了都是我去洗去扫!你把球球捡回去,说,那我往这里踢嘛,于是朝着沙发开脚……球球被卡在沙发里,出不来,进不去。又是勇猛果敢的公去给你捡的球。你要好好谢谢你的公哦铭铭,他为你做了好多事的!

      公说,水水装好了,铭铭,来洗澡!你就拉着我往厕所跑。你捡起盆子里的两把水枪,递给我一把说,萱姨,嘘,快蹲下来找虫虫!我就和你一起蹲在马桶旁边,一旦发现小飞虫,我们就齐心协力地拿水枪喷他们,让他们无处藏身!哦也!每射中一只小虫,你都大喊,我们胜利拉!呵呵,我的小将军,我的哈尼小铭铭,我的英勇善战的大英雄。

      我埋头写字,你就跑来拉我玩。我就说我喜欢写字呢。你就拍马说萱姨你写的字怎么这么好看啊。然后递过来一个桌上的放大镜说,萱姨你拿这个看,会看得更清楚,会写的更好呢!哈哈。我的可爱的铭铭。你知道吗?你一个月的时候家里让你抓阄,你抓的就是文具哦。但是你很坏,你来咬我的笔头,你说这是和我一起写字,哼哼,有你这样用嘴配合的吗?坏蛋……

      我问你,萱姨要走了,你会想萱姨吗?你就大叫,萱姨不走,萱姨不要走。我就对你说,萱姨要去上学,要去找老师啊。老师在天津,好远呢。你要跟萱姨一起去吗?你就喊,铭铭要去上自己的学!我就惊叹,你好棒哦铭铭,你如此懂得独立。

      祝福你了,我的小坏蛋,我的大英雄,我的哈尼铭铭。萱姨又到天津上学了。白白哈。

    之前我还写过两篇《和你在一起》。如果你想看,请点击这里: 

Confusion 转载

又被父亲斥责,又和他大吵。自从上了大学后回到家就没有一次不是争吵。他总是记不清我学校的全名。因为他看不起我上这个学校。他斥责我大学两年一事无成。是啊,现在想想我这两年又做成了什么呢?“福大学生只要努力读书的都可以考到85分”这句话击碎了我最后一点自尊。“你今后只是一个平庸的人”让我无法辩驳。这两年我收获了什么?想想自己真的很失败,跟朋友们的距离越拉越大,不知何时,怎样才能拉近呢?英语也没有进步。我在学校很努力地读书,可是怎么考也很难接近第一的位置。记得高考完,父亲跟我说,“你没有一点让父母自豪的”。我不知道什么才可以让父亲自豪。我承认在很多地方,我没有坚强的意志。但是尽管如此,我没有耽误学业。尖利的言语击碎的也许不只是自尊,也有亲情。我没有认真锻炼身体,我期末带病回家,这是我的不对,可是你又曾看到我的点点坚持吗?你给过我鼓励吗?我得来的也只是讽刺与责骂吧。和你坦白在学生会何去何从的困惑被斥为软弱成不了大器。许多事情我当然可以自己扛,但是抉择的关键时间谁不希望有人指导呢?但换来的,只是几个月后今天抨击我的例证。我太看重分数被斥为患得患失,可是我只有看重分数,来告诉自己努力都有回报,离开了分数我能凭借什么,靠什么靠证明自己。你一直走不出我高考失利的阴影,但是你可曾记得高考的第二天中午还因为别的同学责骂我吗,就在考英语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既然不选择复读,选择了这所大学,就要支持我,而不是用上这所大学用我过去的成绩来鄙视我。

      我不孝,我知道我离你的期望差距很大。可是我也有自己的梦,你能和我一起呵护这个梦吗?而不是斥我无能,做不成一件事。伤心呵……从小我就是一个听话的孩子,真得很听话。你叫我做得每一件事情我都努力去做。乃至很多时候,我如果和你想得不一样,都会怀疑自己,会恐慌不安。你说你以后并不指望我能回报你什么,你可知道,我也不指望你什么。我不指望你有钱,有权,我只是希望每次回家一家人能和睦幸福,可是从小到大,这样的日子真得太少太少。我不是要你买给我名牌衣服,新手机,这些都无所谓。你不知道,从小我就羡慕别人家的父母,对待孩子像朋友,是真的可以无话不谈的那种。你也许对你的学生可以,但对于我,却不行。我们永远成不了朋友,因为你的威严,因为我的软弱。
      写在你永远看不到的地方,是因为我决定,以后不管事情我都自己扛。
      过去,再见!
      原谅我的不孝,有的恩,可能只能来世再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