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会听见的

       地点:福大。时间:今夜十点。       

       尽管这几天一直高温,但今晚的风却很好,扑面而来,凉凉的。有轻轻的嗖嗖声在耳边响起。蝉鸣,没完没了的蝉叫声。不烦,很可爱。有一支歌叫《虫儿飞》,是我最喜欢的童声合唱之一。

黑黑的天幕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 虫儿飞

        只要有你陪       

        咚咚的篮球落地声,很有节奏,一下一下的,像我们的生命,起起落落。       

        乱糟糟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跑道上。多少次,我安安静静地坐在南开的观球台审视着南开的足球场和跑道。太像太像了。福大的跑道,我看着你,从黑漆漆的沙土道变成红彤彤的柔软塑胶道。

        已经很晚了,灯光全暗下去了。足球场上还有一支小队伍,队员们零星地从各自的方向互相吼着,安静的夏夜于是添了一些生气。真喜欢这样,感觉一切充满生机。

        吱嘎吱嘎的自行车响。车轮擦地,轮轴转动,呜呜呜,像轻轻的哭泣。

        北门口,门卫叔叔的劣质收音机有着高调的杂音。

        离北门最近的那栋古老的女生宿舍,偶尔传出超女的歌,有人轻轻应和。

        对面的食杂店,不停地传来拉开冰柜的呼呼声。 

        有人在草地上铺了凉席,呼噜呼噜睡去。

        风吹动悬着红旗的旗杆,旗绳碰动旗杆的磨擦声,噌噌噌。

        门外的麻辣烫,没有叫卖声,只有顺理成章的成交的欢笑声。

        只不过散步一周,能听见这么多种声音,生活是如此美好。

        唱一支歌,大声说句话,捏一个纸团,打开沸腾了的锅,仔细听,你一定会听见的。

 

和你在一起 2


 


 

 

哈尼铭铭:

 

这是我给你写的第二封信咯。

你知道么,我好害怕你会忘记我,以你幼小的年纪,而我又要到那么遥远的天津去读书四年,我觉得你忘记我也是理所应当的。可是,你没有!虽然你两岁的时候我就北上了,但是,你的好外婆——我的好舅妈不停地跟你说,你亲爱的萱姨在天津读书,读的是南开大学;加上你的姑爷姑奶——也就是我的爸爸妈妈不停地找你玩,不停地对你提起萱姨,你居然能记住我了!真是一个惊喜,一个奇迹。你总是给我惊喜和奇迹,像个天使一样。

昨天我们又去游泳了哦。昨天你爸爸也下水了呢。你太可爱了,太机灵了哦。爸爸问,妈妈去哪里了呢?你就答,妈妈去剪头发了。爸爸惊讶无比地说,不是说好明天去的么?你就说,那妈妈就不能偷偷地去吗?……语出惊人啦你!

游泳的时候,我和你一人一个救生圈,一起去追游在前面的你爸。你总怕我超过你,于是你总是用手手把我的手手握住,然后拼命用脚蹬水,另一只手拼命地划。我偶尔也吓唬你一般地抢在你前面,这时候你就赖皮地拿水泼我,真是个“小泼男”,哈哈。好在每一次都是你赢了,你爸爸把你举得高高的,你就嘻嘻嘻嘻地笑,还要大声地叫,萱姨我到啦!我追过来,就给你唱歌,唱周杰伦《完美主义》里的最后一段,周董反复唱着自己的名字:周杰伦周杰伦周杰伦……我也反复地唱着你的名字:林栋铭林栋铭林栋铭……你就大声模仿我:萱萱姨萱萱姨萱萱姨……不知道等你看懂这封信的时候,周董还能像现在一样火么……

你喜欢在游泳池里大声地笑,好几次喝进去好多的水水,每一次呛到,你都拼命地喊萱姨萱姨,而不是老爸老爸,我听了心里那个得意啊……嘿嘿。不过有时候你爸爸独自去游了,你也会拉着我一起去找他,我们就这样在水里慢慢地前进,手手紧紧地拉在一起,大手拉小手,大圈和小圈。真享受这种感觉,和你在黑黑的夜色和昏暗的灯光里,一起向前。

我们一起洗澡,在不同的浴室。你洗得好快,你洗完了,就拼命想闯到我这边来。你在门口一直顶门,几次就要进来了,你妈妈都拉不住你。我赶紧对你说,铭铭乖,你去外面转十圈,萱姨就洗好了。你就乖乖地跑走了。也不知道你究竟转了没有,转了几圈。我猜你是转圈了,但肯定不够数目。才过一小会,你又奔过来开门,我只好说萱姨洗好了,穿上衣服就来。你突然不见了,我松了一口气去穿衣服,你忽然径直闯了进来,大声喊着,萱姨我又转了十圈了!你洗好了吗!我当时那个无奈呀……为防备你这一手我只穿了裙子还没来的及穿……

然后我们一起喝水吃蛋糕。你着急要玩,我就不陪你玩,悠闲地坐在那里喝水水。你看见了,赶紧跑过来模仿,于是,你一口我一口,就像你小时候一样——你一岁两岁的时候,喝水水、喝汤汤、吃冰淇淋……都是你一口我一口的呢。然后我们就一起吃蛋糕。你可贪心了呢,一咬就一大口,我总害怕你嚼不烂,你又总是一口还没全咽下去就上来抢下一口……呵呵,后来我想了个办法,和你比谁吃的更小口,才制止了你的疯狂行为。哼哼,我聪明吧?
^-^

你喜欢纸飞机,但是总是发音不准——你发不清那个“飞”字,总喜欢发成“灰”。其实这是我们福州人的通病,所以外地人喜欢拿“灰化肥,会挥发”这个绕口令来绕我们。我一遍一遍教你说“飞”,可你为什么总是改不过来呢?也许我下次应该让你每飞一次,念一声“飞机”,念不准不让起飞,吼吼……

可是,可是铭铭,我明天就要去闽南了。一去就是半个月吧,可能还更久。这一段时间里,我又不能陪你游泳陪你玩了,你要记得给我打电话哦。好喜欢你举起话机时大声喊着萱姨萱姨我是铭铭我好想你的霸道口气。我是你的萱姨,你是我的铭铭。

爱你!

                                                                                                                               


萱姨

 


和你在一起

哈尼铭铭:

        你已经四岁拉!真快呀哈。遥想四年前的五月,我还在福州一中当着那个巨听话无比的高二学生,而你,从我表姐,也就是你妈妈的蛋里钻出来了,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那时候,你还没有中文名,你还叫dubi,你记得么?

        和你说话真带劲,你的那些生动无比的语言,我太喜欢拉。你问,萱姨怎么还不回来咯?答曰,萱姨我还在火车上空吃空吃呢。问,那萱姨你要空吃空吃到什么时候呢?……你问,萱姨你到家了吗?答曰,没有啊,还在汽车上都都吧吧呢。问曰,那要都都吧吧到什么时候呢?……你问,萱姨,你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到我家呀?答曰,萱姨还在路上一二一呀。问,那你要一二一到什么时候呢?……

        喜欢和你一起在凉爽的空调房里打球。所谓打球,就是找来两个乒乓球拍,然后以羽毛球作球,互相击打。你站的老高老高的,一会儿站在床上,一会儿爬到窗台上,一会儿又溜上了写字台……皑皑,跟你打一次球球,我要瘦掉十斤的……

        我的妈妈很专注地望着我们,我看着她大大的眼睛跟着我们的球球上上下下,就忍不住扑上去亲了她一口。被你看见了,你也扑上去,咬着我妈妈的脸蛋不肯放。你这小坏蛋,就爱学别人,哼哼……

        玩拼图,你却总是静不下心来,我拼好的被你拆散,还扔的到处都是……我就生气,你看我嘟着嘴,就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你太坏了拉……好在我想了一个办法,跟你比赛,看谁捡起来的片片多,这时候你不顾一切地飞奔下地去捡,这时候的你太可爱太乖巧了,哈哈。

        你也耍无赖——你无赖地拉我下水去游泳,明知道我不会的……哎,只好买一个救生圈陪你——纯粹是被你拉下水的哦!可是下水后你就抛弃我了,我们一人占有一片领地,各自划呀划。忽然,你高喊,萱姨,我要尿尿!我就赶紧连跑带划地来到你身边,你抓起我的手,毫无任何先兆的在我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又在我来不及反应的瞬间把我推开,大喊着拜拜……有时候你眼睛进水了,你就大喊我,你知道么,我好享受这种感觉哦,被一个小东西依赖着,你紧紧闭着双眼,抱着我,叫我帮你把眼里的水水吹掉,我就没忍住亲了你一口……旁边一个三十岁的阿姨问,他是你的小孩么?我特别想说是啊是啊,终于没好意思说出口……游泳池关闭的时候,我们各自抱着自己的救生圈往外走,我越走头越低——哪有我这个年纪还带救生圈进来的……这时候,你忽然很man地抢过了我的救生圈,替我背着……爱你爱你太爱你了拉……

        不知道你要几岁才能看的懂我写的信,没关系,我会继续一点一点地写,等你长大。

        哈尼铭铭,萱姨爱你!

                                                                                                  萱姨

 

 

 

Go home

       

感觉后潭好聪明,用饭否http://fanfou.com/horsejump

来记录小五之行。于是我试着用饭否来记录我35
小时的回家心情。

       

窗外树木渐渐多起来了 繁华一梦终须空 南京
我又来了  


2007-07-17
01:28



       


想想当年,自己的满腔热忱和毫不怀疑的坚定,好像昨天一样。当时,哼着羽泉的《下一站》经过这里又离开。那时候我们都还相信,那些遥不可及的东西是在眼前
的,触手可及的,追逐着悬吊在不远处的美好,我们有梦想,关于文学,关于爱情还有未来。而今,自己找俩杯子碰在一起,空气里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满目连绵低矮的青山 高高低低的白房子
头顶一轮日光光 看见的猜猜我到哪了


2007-07-17 05:56



 

       


给我短信的人里只有飞天猜对了,到安徽了。喜欢那片白房子,如果还有满目的油菜花就更棒拉。

       


可不可以养一头奶牛 不是为了喝它的奶
只是让它陪我读诗


2007-07-17 08:41


       


立即有人短我问,奶牛怎么会读诗呢?赫赫,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这种理科生思维跟我较真了。我就是想找一个体积庞大又很有安全感的东西靠着,陪我读诗。路边有很多奶牛,所以就想到奶牛了。

       


同学倒我的美年达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瓶盖上写着"
七喜一罐"
这是我第三次上了火车才发现饮料的瓶盖里有赠品了


23
小时前




       


真享受这种感觉 在宽阔的车厢里和陌生的小男孩跑来跑去做游戏
哦耶 生活是如此美好




20
小时前




        

那个小男孩真的好可爱哦,我们起初玩打枪,车厢很空,以座位为掩护,后来他想出了扔地雷,又以纸团代地雷,于是整个车厢被我们搞的一地纸屑。后来我拉着他陪我拣了一阵——
玩的时候痛痛快快,但玩过之后,要懂得收场。

       


一同学说他十一回家5
天吃胖14
斤 周围瘦子群问可否去他家借吃几天 他平静地说 城里禁止养猪: )
过了一会他忽然跺脚 一瘦子高呼小心火车出轨





20

小时前




       


前几天还有人向我请教吃胖的经验,把我恨的咬牙切齿的。这句
禁止养猪
算是替我报了一箭之仇了。哼哼。

       


铁轨穿过村庄 我甚至可以看见二楼阳台里的小朋友
简陋而热闹的篮球场 让我开始猜想牙疼的生活了




18
小时前





       


牙疼回复我说他只踢球~~
我很喜欢打篮球的男生,总觉得他们的生活里充满向上的激情与活力。

       


每停靠一个站 我们象蜜蜂一样冲下火车觅食
一人买一两种小吃 炒米粉 盒饭 熏鸡腿 鱼丸
大家凑在一块 颇有户外之风





17

小时前




       


觉得我的注释好多余,那就不注拉。

       


广播里开始播放王杰的歌 伤心1999
一场游戏一场梦 安妮 红尘有你 祈祷
身边很少人会和 于是我想起了顾城的那首诗"
我唱自己的歌"





16

小时前



我唱自己的歌

在布满车前草的道路上

在灌木的集市上

在雪松和白桦树的舞会上

在那山野的原始欢乐上

我唱自己的歌

我唱自己的歌

在热电厂恐怖的烟云中

在变速箱复杂的组织中

在砂轮的亲吻中

在那社会文明的运行中

我唱自己的歌

我唱自己的歌

即不陌生又不熟练

我是练习曲的孩子

愿意加入所有歌队

为了不让规范的人们知道

我唱自己的歌

我唱呵,唱自己的歌

直到世界恢复了史前的寂寞

细长的月亮

从海边向我走来

轻轻地问:为什么?

你唱自己的歌

       


无比幸福地穿着花格裙坐在饭桌前吃空心菜了~
看见的祝福我一下吧 也接受我的祝福: )
谢谢你们一路的短信支持哦





11

小时






       

 

       





人生中十件无能为力的事

1. 倒向你的墙 

2. 离你而去的人 

3. 流逝的时间 

4. 没有选择的出身 

5. 莫名其妙的孤独 

6. 无可奈何的遗忘 

7. 永远的过去 

8. 别人的嘲笑 

9. 不可避免的死亡 

10. 不可救药的喜欢 

       说几个。

       永远的过去:

       五年零九个月以前,我第一次直面死亡。我们开开心心地从幼儿园乐到初中,然后,他忽然就去了。这就是我为什么痛恨男生吸烟的原因——肺癌。两年前,另一个人从我生命里渐渐走远。于是我变得很怕高考,很怕毕业。我把你们都想象成我心目中最完美的人,即使你们最后遗弃了我。你们在我心里依然是完美的,具有不可比性的,因为我知道,你们保护了我。尽管这种保护,我承受不起——我必须重新一个人去面对全部,放弃依赖的习惯,不撒娇,不笑,克服恐惧和孤单,勇敢地站起来……知道我为什么总喜欢留短发吗,短发是我坚强的标志,是我最初的样子。身边的人喜欢我清清爽爽,我相信你们也一样。

        不可避免的死亡:

        很久以前读过一则笑话,法庭上法官问犯人,反正你就是死刑,给你一种选择死的权利,你想怎么死?犯人问,我想怎么死就怎么死么?法官说,是。犯人问,您决不后悔,说话算话?法官答曰:是!结果,犯人说,我选择——老死。

        我最初的梦想就是和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一起老死,在我们幸福的自我满足的小家园里。千万不要分先后——林觉民的《与妻书》,那一句“意映卿卿”,是我们不可承受之重。这是我最向往的一种死亡方式。然而——

        离我而去的人:

        我只能看着你们渐行渐远,却无可奈何。然后又是绝望。又是好久以后看见朦朦胧胧的希望。又是绝望……为什么一个个都要走呢……张爱玲写过,时间自顾自地走过去了。你们比时间残酷。

        流逝的时间: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祈祷

        为考试,为金莲朵朵的小五台。

        宿舍的猫越来越胖了,胖得像一团球似的。开始引导它多运动。给它吃得很好,双汇纯肉,鸡心鸡肝,蛋黄局南瓜……爸爸说,你就宠着吧。我心里不服气地说,我小时候,你们不也是这样的?舍友们每天对着猫猫又羡慕又祈祷,像你一样不用考试吧,像你一样有这么多异性疼着吧(我们家猫是公的),像你一样每天好吃好喝吧……放放甚至把原名“茶叶蛋”的猫猫改名“招财”,太有趣了,哈。

        解散给我的短信,一直在鼓励我放轻松,放轻松。但我依旧很紧张。真的紧张。就像高考一样。不对,高考是两个人的事,这一次,是我们大家的事。很高兴看见大家在eastseafishgirl里踊跃发言,一派团结——多好啊,这样。我毫不怀疑,这一支队伍,会是我心中最传奇却又最亲切的一支队伍。谢谢老大和解散,从开始到现在,如此坚定,如此信任我。

        老同学陆陆续续回家了,我也该回去了。暑假的任务很简单,做一个田野调研,好好陪爸爸妈妈。

        真想快点回到那个最初的地方,那个我这几天梦里又一直出现的地方。

        如果你能看懂这张图和这个题目,你会明白我在想什么,难过什么,感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