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闻乐见

喜闻二则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9634415.jpg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9634437.jpg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9634460.jpg

        下午去啦怕处玩,路过一个报刊亭,听见里面的歌好熟悉——

(吴)你是否有时也想回头望  
        有些事真的叫人难以想象 
(陈)我们都在风雨之中慢慢成长 
        谁记得当初脸上青涩模样 
(合)哦,快乐的感觉永远一样   
(苏)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让我们紧紧抓着彼此不放 
(吴)所有骄傲总是有你和我分享 
        有悲伤也能一起痛哭一场 
(合)哦,快乐的感觉永远一样 
        多少年没有听见了,小虎队,快乐的感觉永远一样。小虎队可能是我最早的偶像了吧。嘿嘿。表姐喜欢酷毙的霹雳虎吴奇隆,我则一直对可爱的乖乖虎苏有朋倾心不已。以前,他们所有的歌我都会唱。以前,他们所有的歌片我都收集。以前,他们所有的专辑我都知道。以前,他们所有的消息我都关注。……把收藏的一个flash拿出来与大家共享:小虎队《骊歌》

http://www.leyuan.com/flash/8/1135738771KSiSSzZRN3.swf

        这个网站有很多小虎队的老歌:

http://www.haoting.com/special/msp_986.htm

        听南开bbs的一位陌生版友问,你的名字马跳是不是因为一套叫做《淘气包马小跳》的书呢?我心说,不好意思,不是。怎么还有盗用我名字的书呢?于是上网搜了一下,发现这套书是个儿童系列,哈,我小时候非常之喜欢儿童文学,郑渊洁曾是我最喜欢的作家。淘气包马小跳:

http://kid.baby.sina.com.cn/maxiaotiao/

乐见二则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9635184.jpg

        仍然是在去啦怕那里玩的路上,见到路边有三个男生正在拿着dv拍摄。一人拍,一人导,一人演。那个做演员的男生动作无比之滑稽啊……让我一下子想起了从前看过的尉迟琳嘉的作品《自习室》。尉迟琳嘉,挑战主持人连续九期擂主。高三的时候,我们班几乎所有的女孩都看那个节目,都支持他,并且始终对他的“退位”耿耿于怀,一致认为是央视作祟。自他退位以后,我们再没看过挑战主持人,算是对尉迟、对高三往事的一段纪念。他后来选择了凤凰,这是他的博客:

http://blog.phoenixtv.com/user1/yuchilinjia/index.html

        傍晚,在图书馆还书时,见到三个女生和一个男生在玩跑跑抓。我于是很感兴趣地驻足观看。结果发现,那三个女生在就要被男生追上时很赖皮地拐进了女厕所里……我笑得腰都快断了,哈哈,我小时候,好像也是这样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3)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9614561.jpg

        我喜欢你用童话的语言跟我解释那些生硬的理科常识。记得你跟我说过,动态规划就是小熊吃饼问题啊。一只小熊要吃饼闯关,每一关,都有奥利奥,品客,太平放在小熊的面前,每一关,都需要小熊以最快的速度从中选择符合要求的饼来,比如,第一关,要最甜的饼,第二关,最贵的饼,第三关,最薄的饼……我被你哄的嘿嘿直乐,你拍着我的脑门说,乐啥,走啦实践一下去!然后我们买了一堆饼干抢着吃,我喊,预备齐,两人就四手同上,哄抢一阵,再笑,再吃,再喊,再抢……你给我解释伯努力方程,你说,当史奴比走在山洞里时,忽然听见身后隆隆的巨响,火车越来越近了哦,史奴比必须飞快地钻进旁边更小的山洞里,否则就会被火车吸进去。我脑海中于是呈现出白色的可爱的史奴比大摇大摆地走在铁轨正中,而忽然大吃一惊地竖起耳朵继而慌忙躲进小山洞,又偷偷摸摸探出个小脑袋瓜的画面。
        我喜欢你给我编的那些童话故事,尤其是即兴创作的书包挂件系列。你给我买了一个黄色的毛绒小熊,又给自己买了一个小老虎,你把两个小东西挂在我和你的书包上。我生气的时候,常嘟着个小嘴不理你,你就转战我的小熊,你跟在我的身后压低声音,学着动画片里的配音说,咦,你的主人怎么啦?然后又学着女孩子尖尖的嗓音说,大概是饿了吧,所以不说话。然后又换回来,那我们就带她去吃好吃的铜锣烧吧?我就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来了,还要顽固地霸道地说,谁要跟你去了啦,却自己先跑进了校门口的台北小站。我学着你刚才发出的尖尖的嗓音说,我们去找朵拉A梦吧,给他带点过去。然后又是你低低的嗓音说,好啊,好啊,我们快做个竹蜻蜓吧。于是你拉着我跑到路边的小区里去捡了几片打卷了的竹叶,三下五除二,果真做成了一支竹蜻蜓。我是那样地开心,高高举着我的竹蜻蜓在路上跑着跳着,任你在后面骂着,傻瓜,又不是风车,跑那么快,竹蜻蜓是往上飞的拉……我舍不得把你的竹蜻蜓放飞,虽然我很想知道它究竟
会不会飞,可是我就是舍不得让你给我做的小东西离了手……
        你从来不说我是你的天使,这让我十分之不爽。有一天我读了张小风的文字,里边说,有一次停电,她信口夸了举着蜡烛的宝贝女儿说,你真是妈妈的天使,她女儿自此以后天天盼着停电。我很受感染,非要你说我是你的天使,你说我不要你是我的天使,你说game冒险岛里的天使不能陪你走很远的路,你说我还要给你洗衣服做饭生孩子,你说我要陪你走很长很长。我喜欢听你这样说,喜欢听你把我叫做小浪花,你说我是你生活的小浪花,每每有风浪,我就匆匆扑进你的怀里,你喜欢从外面包围我,保护我。你喜欢延展整片海滩迎接我。你还要不停地在海滩里的不同位置埋下七彩的贝壳,使我每一次转身都能带走你给我的礼物。全世界只有你一个大坏蛋会拿乱七八糟的化学试剂反应成五颜六色的液体,然后把捡来的小贝壳都放进试管里,再拿酒精灯加热,全世界只有你会用这种最原始最笨的方法染色,也只有你会把这么原生态的礼物拿红绳串起来系在我的脚踝上。看你俯身为我把它系上,我就想像你向我求婚的样子。我深吸着你头发里伊卡璐的香气。我比任何时候都快乐地偷笑。我夸你,你想的可真是周到,这么隐秘的地方,老师和妈妈都不会注意到。你就得意地嘿嘿地笑。我第一次感到向妈妈隐藏自己的小秘密是如此地令人兴奋和甜蜜。

人生若只如初见(2)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9613952.jpg

       喜欢你骗我时直想笑却一脸认真的表情。你说,卡萨布兰卡可感人了呢,真的真的呢,男主角是个英雄呢,生当乱世,为了革命,心铁如石,女主角是个美人呢,为了革命,毅然决然,放弃爱情……我就这样相信了,于是说,好吧好吧,好感人哪,那我跟你去看吧。去看以前自己先买好了一条餐巾纸抱在怀里,结果你看见了直接喷饭……
        喜欢看你一脸严肃一本正经的样子。我说,我要写入团申请书了。你说,好啊好啊,我帮你找材料呀。于是我们一起跑到图书馆那个长长的一眼望不见头的马列主义大书架,一个人抱了五本书。你说书太重了都给我吧,于是一下子把十本书都接了过去。你说这是共产主义的分量啊。我就乐。你小心翼翼地用下巴顶着书,维持平衡。我像小鸟一样在你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叽叽喳喳没完没了。你每五秒钟低头看一眼厚厚的书。然后又抬起头来望着我笑。你穿着大红大红的t恤,背后是一片湿湿的蓝蓝的汗水。我说红色说明心诚,我一定会入团的!你说光红色不够啊,还差个五角星啊。于是我又拉着你,你又拉着银色的前筐后架都盛满了马列主义的单车,走街串巷地找卖十字绣的地方。回家以后我绣了一颗无比不标准的五角星,还要把它缝在你那大红大红的t恤上。还要逼着你这样上街、上学。你说,难看死了哈。我说,不会不会,帅极了帅呆了。
        喜欢看你纵横沙场的样子。漂亮的断球,过人,上篮,令人联想起书本上念到的马踏飞燕四个字。你不忘回过头来还我一个迷死人的微笑,而我,就在一片喧闹的喝彩与掌声中,看定你。我抱着两杯大门外葡京小站的冰红茶,等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其实心里,每每为你得意,为你叫好。我等着汗流浃背的你慢慢地走向我,然后抱起冰红茶一饮而尽。我喜欢你对我说,乱买什么呀,下次等我比赛完了再一起去,这都给你捂热了……
        喜欢看你胆大妄为的样子。我说,怕,怕,我不会游泳的。你说,傻瓜,不是还有我吗?你蹦进小木船里,小船晃晃悠悠,一圈圈的水纹飘散开去,越来越远。阳光照着它们,一点点,一片片,亮晶晶的。我终于毫无顾忌地把手伸给你,跳进我们的小船里去。你开始划啊划,划啊划,我开始唱啊唱,唱啊唱,唱夏天的晚上,坐在小河旁,微风轻轻吹,树叶沙沙响……唱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唱遥远遥远遥远天边飘来一朵水上花……把和水有关的歌都重温一下,然后你说,我们吃柚子吧。然后从大大的风衣里面掏出一个黄黄的圆圆的柚子来,一瓣瓣地剥开,把它剥成了一朵花。至今我依然不懂你当年是怎么把它藏好的。
        喜欢看着你看着我的眼神。注视,专注。我说,等我长大了,我要跟你结婚,我要给你生宝宝,生好多好多的宝宝。你说好啊好啊,那我们的宝宝叫什么名字呢?我说,我喜欢女孩,前天刚学了一首诗,车粼粼,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就叫马萧萧吧。你兴奋地叫起来,哇,好有诗意的名字哦。然后你又说,我喜欢小男孩,喜欢将来当会英雄的小男孩,你说男孩叫什么好呢?我撒娇说我不要男孩不要男孩,你赶快哄着说好好好,不要男孩不要男孩,就要女孩。可是女孩没有人陪着玩,不好玩,所以还是要一个男孩吧,男孩可以帮你提菜篮,拖地,多好啊,我想说那不该是你干的活吗?不过没敢说出口,只是改口道,好吧,好吧。于是一起沉默,开始想名字。于是你又装成了聪明的一休,咯叽咯叽咯叽咯叽……我想起了《少年游》里的一句“长安古道马迟迟”,我说,就叫马迟迟吧。你一听,大概听成了马驰驰,你笑着说,好啊好啊,这个名字很上进嘛。我心说,哼,可算报了一箭之仇了,迟迟,就让你当弟弟,就让你当弟弟……

人生若只如初见(1)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9613677.jpg   

                                                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喜欢大马这样的男生,高,大,比我大三岁。有着浓浓的眉毛和大大的嘴。头发蓬蓬的,笑起来一脸阳光。想当英雄,又偶尔想当诗人,或者是个歌手,但一定要是个流浪的歌手。喜欢生活里充满叛逆的东西,却又不排斥中规中矩的我。大马啊,我每次想你的时候,都是那样的神圣,那样的虔诚。你是我心目中的完美,是终极。
        喜欢看你一脸无辜又无奈的样子。我拽着你的衣角一口气跑上了天台,我望着漫天的云和云上的太阳,欢天喜地地问,你是不是觉得生活充满了阳光和热情?你气喘吁吁地说,只有热,没有情。
        喜欢看你一脸惊喜的表情。你说,淘气包,我送你回去吧,我说,不好不好,你皱眉道,干吗不好,我说,我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买一串糖葫芦,你激动地说哇太好了,我和你一去吧。我说好哇。于是两个单纯的小孩在未黑将黑的夜色里,在长长的却并不宽敞的小路上,背着书包小跑着,任书包上的小铃铛撞出叮叮的声响。
        喜欢看你不知所措的脸红。记得我们刚刚认识不久的时候,有一次,在老师办公楼那个窄窄的小楼道里遇见了,你从上边下楼,我从下边上楼,我一脸严肃,其实心里可乐开了花。我是如此地盼望遇见你,不管你是踩点也好,不经意也罢。我们擦肩而过。然后转了个弯。我偷偷地低下头去看你,正好和你仰头的目光相遇,于是赶忙匆匆低下头,往楼上小跑。待到跑远了,才终于笑出来,咯咯地笑,放声大笑,仰天长笑,哈哈。迎面而来的语文老师一脸茫然地问,笑什么呢,一个人在这里,耳根都红了,我于是撒腿就跑,连老师好都忘了说……
        喜欢听你一遍遍地喊我的小名,绰号,小浪花,小浪花,跑两圈,跑两圈,小浪花跑两圈,跑两圈的小浪花。你每编一个故事给我听,我就乖乖地跑一圈,一圈400米,每天两圈,我的八百米就这样练出来了。
        喜欢听你用带着福州腔的普通话给我读你拼来的歪歪诗,你读,忍不住笑,我看你笑,我也跟着傻傻地笑。
    怒,
    何故,
    昨日暮,
    用同学车,
    行几分钟路,
    锁置路边大树,
    归来不知去何处,
    丢三辆车不算失误,
    车锁只安一个的缘故,
    虽说这本是同学的失误,
    也只能买辆新车送归原处,
    特意吩咐师傅安新锁七八副,
    再钉一小牌上书看你撬哪一处,
    为安全起见把七八道大锁锁牢固,
    敲敲那牌子暗暗为偷车的小贼叫苦,
    待到和同学饱餐归来见车依然在原处,
    开罢八道大锁推车要走却咋也推不动步,
    低下头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终于找出了缘故,
    崭新一把u型大锁不知被哪个贼人偷偷插入,
    锁上还一纸条打开一看顿时气得我四肢麻了木,
    竟有如此可恨贼人在纸条上书看你如何骑它上路。
    …………………………………………………………

大学要是不挂一科……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9611593.jpg

        考试。考试。学习。学习。

        几天里做了很多与考试无关的事,比如,写故事,散步,爬楼梯,跑黄金,坐在实习餐厅的窗口看着太阳渐渐落下去……不知是因为想家,还是因为抵触情绪。

        好几次,都觉得需要战略性放弃了,都觉得很难再撑下去了。选的课太多了,又因为碰上本科教学改革,很多门原本只需要演讲或者交论文或者开卷考的课变成了闭卷考。还是不得不为学分努力。

        每一次绝望,都会想起从前有人对我说过,很多事情,往往只要在最艰难的时候再坚持那么一下下,一切都会过去的。

        现在,一切都过来了。

        我记得我去找pp问foxpro的时候,他十分不屑一顾加语重心长地说,不要太认真了也……一旁的northtree说,大学要是不挂一科……我一下子想起从前也有人对我这样说过,于是我在高中十分听话地挂了一门无关紧要的物理,算是对某个人,对我的高中生活留个纪念。这两件事情这几天来一直深深地触动我,我那么努力地学习,究竟是为什么?以前觉得,理所当然,现在想来,却真是感觉无比之茫然。我们宿舍熬夜有个特点——此起彼伏,即,我熬一点到两点,其她人睡觉,我睡觉之前,把赵放叫醒,她熬两点到三点,依此类推。……昨晚赵放叫宝镜的时候,我听见她无比不愿意地骂了一句靠,然后说,你说我们这么辛苦熬夜为啥呀,但不等人回答,她便还是很坚强地爬起来了,三点钟,为四个学分的中国近代史作最后的努力……

        我把大学要不要挂科这件事和一个学姐探讨了一下,她很明白地告诉我,挂了科,保研就没有希望了,所以,绝对不能挂!我就说,那大学就没有遗憾美了呀。她就说,你也别太天真了,看看自习室里那些为了考研而奋战的人,你愿意那样吗?不愿意吧?不挂科,就不用那样辛苦了。于是我又问,为什么要念研究生呢?她开始显得不耐烦——现在,女硕士等于男本科,你不念研究生,要么毕业后找个养你的,要么自力更生……我一下子吓哭了,这就是我们曾经那么热爱那么向往的青春和人生吗?没有爱情,只有残酷的奋斗,一切为了生存,为了找食,那不是动物吗?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她是好人,她是出于保护我的角度……

       

有朋自远方来,善待之

        今天考完史学史,感觉考得那是相当之好啊。早晨五点多爬起来学习,我其实学习还是蛮努力的,恩。六点多我忽然想起史学史有平时分20分,我想,一共就考4题,我只要能答上2题就可以及格了,我的目标就这么高。同班同学说,你爸妈叫你小朋友,你还真是小朋友啊。我不明白为什么满足于及格的就是小朋友。不过我感觉,这次我会拿很高很高的分。^-^意外。

        出来到大中路散步。有两个韩国朋友追上我,问我怎么找这个地方——他们拿出一张纸,上书新图303,我说我陪你们去吧。于是带着他们小逛了一下南开,又带他们去找那个房间。后来那个房间锁着门,于是几多坎坷去找老师。

        他们的手续办完以后,我要走了,他们对我鞠了一躬,说谢谢。我心里非常之开心,我想,晓阳同学到了韩国以后大概也能受到这样的礼遇,当是幸事。

关灯学习,以及《画堂香事》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8667106.bmp

         不知是否与考试压力有关,越来越渴望回家。天天和爸爸妈妈通电话。每天的主题都是,想家。连高考的时候都不曾用过倒计时牌的我,开始感到这是一项多么伟大的发明了。上面的照片是我表姐的宝贝儿子,那个每每追着我跑说,萱姨萱姨,等等我,萱姨,我来保护你了的铭铭。那个一口把我喂来的蛋蛋贪心地吞下的铭铭。那个把商场里的女模特叫做不动人的铭铭。那个喜欢和我玩手枪,并且喜欢看我装死的铭铭。背景是福州著名的西湖公园。我们这一代人,小的时候,但凡集体春游秋游,必去西湖,一来安全,二来里边有花展,全世界各地的花,在这里会集。多棒。多美。西湖里的每一个垃圾箱,现在想来,都令我如此地留恋。以前我推着铭铭坐在他的小童车里,一进了公园,他便兴奋地跳出来,非要自己推着车。边推车,边去撞满街的垃圾箱,他喜欢那一声振奋人心的“咚咚”声,他满脸是牙地笑。他见到保安叔叔撒腿就跑。多可爱的孩子。一转眼,三岁半了。

        最近的生活因为不上课而显得十分凌乱。  

        关灯学习,就是把宿舍那亮堂堂的白炽灯关了,只剩床头那一盏暖暖的黄黄的小灯,在那样的灯光里,读书,写字。

        读了一部长篇小说,吃了六包薯片,又把《唐诗地图》找出来,睡前翻一翻。第二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去七教上自习。我十分怀念从前在福大的日子,可以随手拿本书,坐在湖边的草地上,一边晒太阳,一边慢慢地读。读累了,就把身子往后一仰,躺在草地上,舒舒服服的睡过去。或是跑到隔壁的西禅寺,爬爬报恩塔,拜拜弥勒。

        昨天中午在文科图书馆下面的书香园,发现了一本凤凰出版的《画堂香事》,从古画里看古代的香物,香囊,穿心盒,手炉……很有意思。作者是孟晖。 

        有一段说“穿心盒”的文字:

        香茶往往盛放在穿心盒中。“穿心盒”,是一种圆环式的小盒,可以上下开启。多情男女会把穿心盒系结到手帕一角,随身携藏在袖中,或者挂系在内衣的腰带上,就像随身携带着一段隐秘的欲望。也因此,这小小的穿心盒,往往被用做定情的礼物,由情人赠送给情人。由“穿心盒”的谐音,赠送者也是在表达着,自己的一颗心,已经被对方的魔力穿透,成为了爱的俘虏。

        古人的浪漫啊,真是有趣。是不是在那样的年月里,越是压迫,越是容易产生隐秘的,至极的浪漫和爱情。

        点击这个链接,就可以见到这本书了:

        http://lz.book.sohu.com/serialize-id-6257.html 

齐耳短发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8313623.jpg

        我理发了。新年的时候。

        动机是这样的:我花了一个晚上和小春聊了一下什么是人生,发现我们的认识都很肤浅,但一点一滴,很虔诚、很真挚;又花了一个早晨,在西门外的那排小书屋翻看了一些书,里面有很多,是从前读过的,还有很多,比如《我的前半生》,是我初三毕业就想读却至今还没有读的。

        于是我想到了理发。理一个清清爽爽的短发。把那些看似妖冶的卷都剪去。我还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没有资格留着和梅艳芳一样妖娆的梅花烫。

        就快回家了。我希望,和你们再相见的时候,我依然是一个短发齐耳、清爽自然的小女孩。除了时间,什么都没有变。

        补一张反弹琵琶的图,与本文无关。

        祝各位: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831383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