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渐行渐远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7449858.gif

发信人: horsejump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信区: Outdoors
标  题: 2006,渐行渐远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2月28日17:35:17 星期四)

                                            2006,渐行渐远
        2006。已经有点习惯北方的寒冷和大风了。
        元宵节,白天里还和爸爸妈妈有说有笑着包着汤圆和饺子,当天晚上,一个人乘着福州—北京列车,穿过一座又一座陌生的城市,北上了。我几乎可以通过窗外天空里烟花的颜色和花样来判断自己是不是又到了一个新的城市。很久以前读过一篇文字,叫《为自己伴奏》,文字里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陪你从开始到最后的,即使是最亲的或是最爱的人。以前不相信,可是窗外最绚烂的烟花和窗里连影子都没有的自己发生在同一时间里,叫我怎能不信?烟花还有一刹那腾空的怒放的万人景仰的光荣,我呢?想起电影《她比烟花寂寞》,多少人哀叹,多少人惋惜,独我羡慕她,她辉煌而来,辉煌而去。
        妇女节。照理当时未满二十岁的我不应该过这样的节日。还是自己给自己好好庆祝了一下,所庆的是2001年的这一天,自己加入了所谓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庆祝自己在一度误入歧途之后能重新做回一个听老师听爸妈听外婆的话的好孩子。在五年之前的那一天,我在一个遥远的校园、不大的一间教室里向那个把我拉回这个美好世界教会我热爱生活的老师发誓,从今以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终身,话犹在耳,转眼,五年匆匆。在这五年里,我的确很努力很认真地学习,把成绩从从来排不上名的倒数拉进了年级的前五十名,两年后极其意外却顺利地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我一直认那一天是我生命里极其重要的一个转折点。五年了,当然要好好庆祝一番。感谢帮助过我、对我充满宽容的老师,没有老师,就没有今天的horsejump。
        三月,跟着一支陌生的队伍离开了天津,向西,向西,在经历了17个小时的车程以后,来到圣洁无比的小五台山。一路上,遇见我至今为止见过的最大的一场雪,见识过了车主乘客万众一心装防滑链的团结场景,见到身边早已见过数次雪山的大朋友在又一次见到雪山时的那种兴奋,那是一种单纯至极的孩童般的开心,很像很像我的小时候,在路上遇见了卖冰糖葫芦的老爷爷——在遥远的我的家乡,这简直可以说是个奇迹。多年前崔健的一支歌从脑海中跳过,《快让我在雪地里撒点野》,是了,就是这种感觉。自由,向往,冰清玉洁,朝圣。那些从前只敢在脑海里做梦的字眼忽然间化成了白色世界里的现实,我几乎连心理准备都没做。Pp是对的,上天把你儿时的梦想剥夺了,不要紧,它会给你新的更大更神奇的梦,关键是,你有没有勇气承认你放弃过去,和重新开始。南京大学,爬山虎,水乡,园林,终于被我葬进那片洁白无瑕的雪地里,留在了高高的地方。古语说,束之高阁,就是这样。
        无数个周末,断断续续地去过蓟县杨家楼初中,东丽区红桥中学,南开区红星小学,市儿童福利院,sos儿童村……和那些可爱的热情的小孩睡过,打闹过,骑自行车在黑漆漆的乡间小路上比赛过,唱歌过,画头像过,演示摩擦起电的实验过,把脚脚绑在一起做游戏过,笑过,哭过。那么多鲜灵的生命,那么多微笑的花朵,那样纯真而可爱。我也曾拥有过撒娇而游戏而欢乐而偶尔罚站的童年,我也曾那样无忧无虑地因什么都不懂而快乐过,可是那样的年华,却在不知不觉间,却在我曾经引以为豪的好好学习间,弃我而去。看着小孩写来的信,没有一个字的笔画是相连的,而自己的回信,竟是那样的龙飞凤舞。一个喜欢小孩的人,不一定是一个多么会照顾别人的人,但一定是一个怀念童年,热爱生活的人。
        五一长假,破天荒地哪里也没有去。先守着校区看了两场《牡丹亭》,最后一场,下了巨大的决心,不看了,来年,或来来年再看,总有下一次。美好的东西,总该让它在自己的生命里留一丝遗憾,以供自己去久久地念想,一下子都享有了,容易对生活丧失热情和耐性。弟弟来了。站了二十个小时的火车,来了。加西来了,陪我从美食街的第一家逛到倒数第二家,和我一起温习了中学校园里的那些人那些事,十大歌手,吉他,一生有你……我说,不记得了,不记得了,老了呀。其实,点点滴滴在心头。只是有时候,我们需要勇敢地去面对现实。那么久的事了,做过的梦,说过的话,唱过的歌,既然都埋了,就别再挖了吧。
        夏天,军训。直到现在想起来,还是害怕,还是感叹,那是人干的事吗?捧着烫烫的脸重重的头去医务室,阿姨说,别训了,快上一中心去,我顽强地咬了一下呀,还是说,好。于是在众人的艳羡中,我离开了绿色的校园。那是我第一次独立去一家医院看病,真的是第一次。我不知道去医院还有挂号、排队这种事,我不知道轻轻地扎一下手指就要一对雪套的价钱,我不知道打点滴时上厕所需要自己高高地举着吊瓶。总该学会长大的,没有人可以陪你走完全程,我对自己说。几个小时以后,我给手指打电话,说我饿了。手指穿着拖鞋骑机车就来了,让我好生感动。手指抱怨着,早知道你还会笑的这么灿烂,我就别来的这么赶了,你电话里跟我说急诊室,把我吓得……我觉得十分开心,或者说,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想,虽然没有人可以陪你从开始到最后,但每一个阶段,都不会孤单,都会有人陪在你左右,这样也不错的,嗯。
        八月,回家。和爸爸妈妈一起爬了一座不高的山。这让我觉得十分开心和幸福。它证明,我正年少,而和我关系最密切的两个人,我的父亲和母亲,也正是壮年。我有一个和睦的家庭,有一个不吸烟不酗酒的父亲,有一个喜欢微笑喜欢下厨的母亲。对于这一点,我一直很感谢上苍。这是太大太大的恩赐了。听爸爸多年前的老朋友说,我爸也曾经是斗酒十千的青年,好在,我从小到大,一次也没有见过他豪饮。我不认为饮酒是坏习惯,但觉得至少不是好习惯。不过这个想法在后来遇见另一个人以后改变了,暂表不提。
        去南京。去我曾经最向往的地方。百感交集。做了那么多年的梦,我对南京街道的熟悉程度显然要比天津强许多。看见东南大学的学生宿舍楼,男生楼叫群英楼,女生楼叫荟萃楼,觉得很逗。遥想那个从前陪我一起上网,喜欢打cs喜欢偶尔凑过头来帮我参谋参谋我在做着的正大综艺开心词典里的闯关问题,喜欢偷校园里的杨桃的淘气包就生活在这里,顿时觉得这个地方好可爱。而今,我与可爱,天各一方。
        九月,新的学期,新的校园,新的开始。我发现生活在校本部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可以在南开的图书馆里背靠暖暖的阳光晒到太阳落山,可以享受每周一次的周末乐坛,可以东奔西走忙于各种精彩的讲座,可以和一群人一起在没有月亮的晚上跑跑步……我从前梦中出现过的梧桐,小河,爬山虎,民国式建筑,也逐渐在眼前铺展开来了。这才是大学,充实而美好。
        月底,发生了一件我觉得十分浪漫的事,也可能是今年最浪漫的事了。呵呵。在高高的长城敌楼顶,在洒满月光的古老的墙砖上,漫天的星星,一抬头,便有一颗流星划过,还来不及许愿,它就落下了。叹息一声,转过头,又是一颗,又是来不及许愿。低头,再抬头,啊,又有一颗……任自己横躺在墙砖上,仰天,连银河都那样地清晰,听着理科生在身边唠叨,哇,那是牛郎,哇,那是织女,哇,看错了,哇,就是没错……开始唱歌。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今天,带着你的爱情带着永恒的幸运慢慢靠近我的心,明天,夜空会有传奇那是我们的星座永远亮着我和你,永远不分离;今天晚上的星星很少,不知道它们跑哪儿去了;没有星星的夜里,我用泪光吸引你……把所有和星星有关的歌都唱一遍。真棒。再唱《鸾凤和鸣》,唱《长城》……
        十月。住在北京的亲戚家里。陪老人聊天,聊抗战的故事,聊家族的故事;陪小孩吃烤鸭;陪狗狗散步。自己做炒饭,做卤饭,做咖喱饭,做沙拉饭,做泡饭,做焖饭,做冰淇淋饭,做大饼卷紫菜卷饭……回学校以后有了一句口头禅,生活是如此美好。和同学去逛清华,清华园里有个孔雀笼,我问,这里的孔雀开过屏吗,同学说,恩,开过,我以前为了等它开屏,专门守在这里上自习,它还真的开过……坐上校车回南开,看着同学从追着车跑到渐渐消失在转角里,怅然而涕。我的老朋友,连我的出现会比约定时间迟到多少分钟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的老朋友,五年同窗的老朋友,如今,各自天涯。
        有时候真的很生自己的气,总是对那些遥远的人和事念念不忘。去的越久,记得越清。有时候也对自己说,应该学习一项技能,比如饮酒,来使自己暂时地忘掉很多人和事,还是不会。不会。吃饭,喝酒。小班,嘴,弟,拉帕,sujian,鸭子,老顾,狗,书记姐姐。我对好酒人的印象自小班始彻底转变。我看着她坐在我的身边,从啤酒到桂花,从黄藤到白酒,见酒便上,毫无惧色,喝酒时像一个神仙一样洒脱,醉酒后那一口流利的英文……我猜她很快活,那一刻,一定无比快活。醉,何尝不是一种好的人生态度。对自己,对朋友,对自己深深爱着的和眷恋的东西。
        又一次去北京,给马拉松的同学当后勤。遇见一个外国人推着一辆童车跑,童车里安然睡着两个宝宝,车上写着,不是双胞胎!我冲他喊,加油!他还我一个迷死人的微笑。看见南开的同学从天桥下面跑过,我摇摇手中的大旗,高喊着南开加油南开加油。或者下到桥下来,举着旗陪他们一起跑一小段。我的对于跑步运动的热情在北马被唤起,回来以后投入到长跑的队伍中去。石老师戏称,好嘛,你也进了野驴队了哈。
        十一月。幸福无比地度过了20岁生日。尽管这一天,我丢了银行卡。出门,和每一个碰见的认识的人合影留念。在此特别致谢老顾同志,由于光线原因,陪着我围着一棵树整整转了一圈,全方位立体声地拍了照。
        迎来人生第一次黄金,乃至第二次,第三次。
        观看了一部叫做《死亡诗社》的电影,一部描述中学校园里一群叛逆的孩子和浪漫的老师的故事,更加坚定了自己想要做一名老师的理想。这是一部很有意思的片子,真的很棒。初中时还看过一部福建电视台制作的《命运的承诺》,说的是一群高中生面对高考依然阳光依然真诚的故事,校园生活是那样的美好,好的我一点都不想放弃。
        十二月,在天大的冯骥才艺术馆看《丝绸之路上的敦煌》时,偶然遇见了冯骥才先生。听他介绍壁画的上色,他说,有几个洞穴,壁画的漆很少脱落,所以比其他的洞窟保留的更好,你知道是什么缘故吗?是因为,画师聪明地运用了一种技术——他把蛋清掺进了颜料里,再上色,这样等颜料干了以后,就干在石头里面了。不像从前,颜料干了,风再吹吹,很容易就风化了。这个技术最早是意大利画师用的,所以极有可能是通过丝绸之路传播到敦煌的。很可惜,隋唐以后陆上丝绸之路渐渐被海上丝绸之路所取代,人们不再那样热衷于石窟和壁画,这个技术还来不及传播,就夭折在这个小小的西北角落里了。他顿了顿,又说,你看这线条,多棒啊,多精致!这是行云流水纹,这是青叶纹……其实我真的非常佩服冯先生,用自己卖画的钱在高校办展览,把民族文化中最优秀的部分传递给中国下一代的栋梁。我觉得很幸运,我生活的城市,能出这样一个人,一个热爱文化,热爱生活的人。他是我们的榜样。文化自信,中国人需要的是文化自信心。
        2006,渐行渐远。翻着维子寄来的日历本,十二幅油画,张张是灯塔。灯塔是目标,是希望。读着大马寄来的明信片,“时光流转,旧事老死于心头”。我在心里说,不,要像小说《在路上》里写的那样,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翻到明信片的另一面,哈,也是这几个字。默契。天各一方的默契。
        2007,更加爱生活,更加爱天津。希望说到做到。
        元旦,好好爬天塔。然后,好好复习,好好考试。早早回家。
        祝福木木老师早点忘掉凌乱的忧伤,过更新更美好的生活。你一直是我心里的偶像。
        祝福小旭,快快找个好工作。
        祝福嘴和家决,考研顺利。
        祝福书记姐姐,早日还愿。
        祝福拉帕,生意兴隆。
        祝福大家。

《丝绸之路上的敦煌》摄影展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7034404.jpg

        今天和萌萌吃完午饭,她要复习去了,晚上和明天都有国际关系的考试,我于是一个人跑到天大去看展览——《丝绸之路上的敦煌》摄影展。

        这是一个很棒的展览。主要有四个部分,其一是乐舞伎的壁画,其二是敦煌及周边地区的风光,其三是敦煌研究的历史图片,其四是一比一的模拟洞穴。

        乐舞伎的壁画有长长的一组,神态不一、服饰各异的乐舞伎或歌或舞,似乎十分热闹。看见了《丝路花雨》里的经典片段的出处——反弹琵琶。真棒哈,把琵琶时而举过头顶,时而背在身后,时而颠倒头尾,时而跳舞转圈……不知道这究竟只是传说还是确有其人。还有好多民族乐器,竹笛,笙,箜篌,还有一把琴,我不认识,我想起了昨天在石老师那里见过的梅花秦琴,觉得二者很相似。再一细想,梅花秦琴是春秋战国至秦汉出现的流行于陕西地区的一种乐器。而敦煌石窟是魏晋南北朝前后开凿的,又正是位于西北,而在春秋战国、秦汉、魏晋时期又恰是丝绸之路的形成时期,所以很有可能就是关中地区传过去的了。哈有意思。我喜欢猜想。不过历史是严谨的,猜想需要努力证实。这是我该好好去学的。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7034448.jpg

        敦煌及周边地区的风光非常迷人。有一张照片特别打动我。照片名称是乌鲁木齐天池。画面近处是安安静静的天池,明明亮亮的;远一些是暗下去的群山,依稀可见得山上的杉林;最远处则是动人的雪山,只露出了一点点来,可那一点点,正是峰顶,正是最美丽的地方。每一次一想起雪山,我都忍不住想吃冰淇淋,或者奶油蛋糕。太美了。真的太美了。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太阳月亮或星星,就是一种十分干净而透彻的蓝色。我喜欢有山有水的地方。虽然我的家乡永远是青山绿水,使我对绿色有一种本能的深爱,可当我看到这张图片时,依然被那样蓝色的水面和天空相照应、近处低矮昏暗的山坡与远处明亮高大却带一点慵懒的雪山相照应的画面深深吸引。摄影是视觉的艺术,是构图的艺术,是光与影的艺术,是时间空间的艺术。那样完美的画面,我是多么希望有一天,自己能置身其中,用双脚去丈量那沉睡了千万年的大地。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7034482.jpg

        其三是关于敦煌研究的历史图片展。我常去听郭老师的课,他是范曾先生的弟子。我曾听他说过敦煌,说过敦煌学。王道士、斯坦因、伯希和这些熟悉的名字一下子化成了眼前无比生动的老照片,尽管是黑白的,王道士那愚昧却得意的笑容,斯坦因认真严肃地表情,伯希和欢天喜地的样子,真是有趣。摄影真是一门超级棒的艺术,能带你去穿越时空,触摸到彼时彼地的那些人那些事。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7038566.jpg

        其四是一比一的模拟石窟。石窟中镶着模拟的壁画。非常非常幸运的是,我竟然在看那些壁画时,见到了冯骥才老师!他微笑地走向我!我立刻像被电到了一样!那几秒钟的记忆几乎是一片空白!就记得他梳着十分整齐的分头,三七分,偏右边梳,裹着一件黑大衣,笑起来脸颊有很多皱纹,一双大眼睛注视着你,哇,哇,哇^-^我当时肯定是呼吸加速,心都要跳出来了,哈哈。不知道是因为我刚才看的太出神还是什么,他居然开始对眼前的壁画侃侃而谈起来。说到壁画的上色,他说,这儿的漆很少脱落,所以比其他的洞窟保留的更好,你知道是什么缘故吗?是因为,画师聪明地运用了一种技术——他把蛋清掺进了颜料里,再上色,这样等颜料干了以后,就干在石头里面了。不像从前,颜料干了,风再吹吹,很容易就风化了。这个技术最早是意大利画师用的,所以极有可能是通过丝绸之路传播到敦煌的。很可惜,隋唐以后陆上丝绸之路渐渐被海上丝绸之路所取代,人们不再那样热衷于石窟和壁画,这个技术还来不及传播,就夭折在这个小小的西北角落里了。他顿了顿,又说,你看这线条,多棒啊,多精致!这是行云流水纹,这是青叶纹……我正听的起劲,忽然来了几个高高大大的汉子,把冯老师请走了。遗憾。不过已经很幸运了,哈,能得到冯老师的讲解。太棒了。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7036867.jpg

        大师的讲解真的是与一般讲解员不同,要多出好多内涵来。记得今年暑假我在南京博物院的时候,泡了整整一周,就遇上一位台湾研究员,他为新加坡客人讲解的“金蟾玉叶”真是太全面了,比那些年轻的、中年的讲解员丰富、深刻一百倍。

        有一个困惑,本次展览不让拍照。可是好多好多人都带着数码相机或手机偷偷拍了。我揣着兜里的相机,几次拿出,又放回去了。老实说,有些害怕,但又真的很想拍。真不知道这个时候,是道德重要,还是自己的意愿重要。其实在摄影展上拍照,最危险的就是损害摄影师名誉,但对展出作品,我想不会有太大损害。但是很多文物展就不一样了。未经允许偷偷给文物拍照,不仅可能给造假分子以可乘之机,更对文物是极大的损害。

        总的来说,这是一次很棒的展览。真的非常佩服冯先生,能把这样的展览引进中国的高校中。在朋友的博客里读到这样一段话:“中国人的文化自信心慢慢被消磨掉了。面对西方的强势文化,我们国人总觉得自己国家的什么东西都没有西方的好,我们要想强大就要学习西方。我们就这样慢慢丢掉了自己民族的文化。”我想,冯先生正在致力于恢复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的下一代文化自信心的伟大事业。借用秋客的题目为本文作结:赞大冯!

    以上图片转自我爱南开bbs,都不是我拍的,没有找到我想要的图片,只好贴这几张了。

可爱女人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6679534.gif

        这两天开始疯狂地在二主楼上自习。只为了四级和三级。

        今天早晨偶然发现打扫二主楼的那个阿姨卷头发了,呵呵,我不知道卷的名字,就是那种中年女子常常坐的卷发。她的发质很好,尽管烫过了发,却依然黑亮黑亮的。我想,这是一个漂亮的早晨。

        十点多,做完一套卷子,在女厕所的化妆间里又和卷发阿姨相遇了。她很认真地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头发,表情是那样的专注和坚定。为自己的美丽而坚定。为自己的执著追求而坚定。我被她感动了。我于是和她站在同一面镜子前,也开始整理自己的烟花烫。我看着她,整理了好久,而后心满意足地笑了笑,拿起身边的拖把走出了化妆间。我在心里想,这就是女人,标准的女人。

        以前读杨澜的文字,她写道,女人最可爱之处就在于,认识到自己是个女人。现在想来,觉得很妙。

        前几天去听叶嘉莹女士的讲座,是关于中国古代诗词的,她把讲座的题目定为《爱情与道德的矛盾和超越》,真好,一看题目,便知演讲者是个女子。尽管年过八旬,那微笑的神情,依然深深打动了我。生命不息,微笑不止。这就是可爱的女人。

        对四级微笑,我也可以做一个可爱的女人。

妈妈的鼓励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8679802.jpg

 

        昨天忽然好想家。给妈妈打电话。说了一下近况。忽然说了一句,妈妈,我快考四级了。妈妈说,宝宝,加油哈,别怕,想想五四路的中国移动的广告牌。
        中学时代的画面忽然就在眼前闪过。高考前,妈妈拉着我的手,说,看,看见那广告牌了吗?我抬头。广告牌上是年轻的乒坛小将张怡宁。旁边有一行字:要战胜对手,首先要战胜自己!我能!

        我好想家。我觉得我是个注定走不远的人。

        最近快考试了,应该说,已经处于考试中了,不会很频繁地写博客了。各位海涵。数树也会暂告一个段落。

        running不止。smile不止。

篮球故事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6517545.jpg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6517526.jpg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6517421.jpg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6517716.jpg

        她和同班的男生在球场上热烈地奔跑着。她很久很久没有打过篮球了。漂亮的断球,上篮,优美的弧线。男生啧啧赞叹。她心里知道,男生都是让着自己的,自己上篮的时候,没有人挡驾。她听见队友说,到外面去,或者,躲开他,或者,快闪快闪,或者,我来我来。她打心里感动,觉得北方的男生都很疼女生。她为自己被人疼惜着而开心。但是男生很少传球给她。男生总是很喜欢炫耀自己的球技,他们甚至很少把球传给自己的同伴。他们不懂得合作。她心里挑剔地评价着。于是,渐渐地,她的角色发生了微妙的转换,她成为了球场上的旁观者和思想者。偶尔有球滚过脚边,她顺手捡起来,然后跨过毫无遮拦的三分线,来一个漂亮的上篮。

        那个抬眼望篮板的角度,让她忽然回想起另一个球场,一个遥远的熟悉的球场。以及一些人,和自己打配合的一些人,晓红,小睿,还有……阿展,还有一个……几乎忘记叫什么了,对了,小沫,是小沫。在高中校园里打年级赛的时候,她们是那样的默契。所有人都以为她们会输,因为她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有篮球或体育的底子。她们为自己的队伍取名竹苞,意思是个个草包。但是,意外地,她们出线了。继而顺利地进入了决赛。虽然不是年度冠军,也足以让整个年级跌破眼镜了。短时间的集训后就踏上了赛场,晓红组织进攻,小睿擅长控球,阿展投篮奇准,小沫是断球高手。而她呢,她的三步上篮美得让人用“马踏飞燕”四个字来形容。她曾经是那样的自豪和骄傲。现在呢,她却不过是一个站在三分界外怀念往昔的人。

        她很怀念高中那美丽的校园,那个背靠一座小山,有高高的钟楼和许许多多篮球场,有月牙形的小水池和弯弯的石拱桥的校园。她忽然想,如果能回到那里去,有多好。她对生活的要求其实不高,简单,快乐,有人疼,就够了。如果能回到那个小小的美丽的园子里去教书,去生活,去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地过一辈子,此生无憾矣。

        她想起了一个生活在那个园子里的陪他练球的人,于是几个零碎的句子在她脑海中一晃而过:

从前为了谁,

爱上篮球,

从前为了谁,    

苦练篮球。    

早晨和黄昏,    

西楼的木头篮板和东楼的玻璃篮板,

台北小站的奶茶,

高高的红色钟楼里丁丁当当的钟声,

路边卖野玫瑰的小女孩,

夹着篮球的单车后架……

是谁在张望,   

是谁在上篮,

是谁用彩笔在粗糙的球面上写下我是你闲坐窗前的那株橡树,

是谁叼着新鲜的野玫瑰在操场上起起伏伏地做着俯卧撑……  

多久了,再没见过深深浅浅踩水追篮球的画面,

多久了,再没听见高高低低春天花会开的合唱,

多久了,再没闻到隐隐约约野花香和汗臭味附着在一起的奇异气味,

多久了,再没和谁向着相反的方向边走边不停地回头……   

那件黑地红字的23号背心,    

那件深蓝地白字的11号背心,    

那件浅蓝地白字的1号背心,   

那件明黄色胸膛绣着白色的骷髅的大T恤,   

那件雪白雪白袖口印着adidas字样的大T恤,    

那件带帽子和斑点的深蓝色长袖上衣,    

那件银灰色的风衣,    

那件黑白蓝三色分层过渡的厚厚的大外套,    

都还在穿吗?     

        她想起了自己那件印有pd字样的深蓝色校服。它早已被留在老家压衣柜底了。虽然她也曾坚决反对老妈这么做,但终于没拗过顽固的老妈的意志。她从小听老妈的话,没有过例外。此刻,她是如此希望那件旧校服能在自己手边,她多想再摸摸它,她想念那遥远的蓝色,和柔软的手感,还有那嵌着pd字样的金属校徽。她很想很想。     

        她伸出脏兮兮的手摸了摸自己烫卷的头发。她疑惑,这还是自己吗?不是,当然不是了。从前那个清清纯纯喜欢直直的短发喜欢穿校服的小女孩哪儿去了?不见了,不见了,连同那些用词华丽的小诗稿。于是她为自己惋惜了一番。     

        她忽然觉得很冷。汗已经干了,后背尽是风,凉飕飕的。

        她又一次抬眼,仰望那个角度。    

        远处,是殷红的夕阳。

也无风雨也无晴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6519253.jpg

    今天是
1213
,这样的日子,我怎么会忘记。我挚爱的城市,都发生了什么。默默地想一遍,已经没有人可以和我一起想一遍了。

       

读了后潭的《奔行中的自嘲》,于是也踏上车飞奔而出。没有方向。这是导致我后来不能独立回校园的主要原因。顺手牵地图,稀里糊涂地竟牵了张武汉地图。

 数树,数了一株树。英桐。就在我们晚上跑步必经的马蹄湖畔。

 跑了几个地方,又买了四副扑克,我最喜欢那个青藏铁路号外的,居然终于能够买到。真棒。

 给宿舍的女友和女友的美国男友买礼物。圣诞快要来了。

 室外桃源网站上有一个推荐
flash
,叫百万富翁,玩了一把,很上瘾。其实不过是个答题闯关的小游戏,类似于开心词典。开始怀念在福州一中的日子,上网,我做开心词典和正大综艺,身边的人打
cs

        

也无风雨也无晴,就是这样的一天。

      补记下,昨晚跑步家爵来了,一路举着大旗和精魂像唱戏一样地耍宝,我在后边跟着,很开心,很开心。很简单地开心。跑完后,黑火对我说,其实你没必要跟得这么紧,太辛苦了。我很感动。

   

 

数学之美

        我是一个文科生,尤其不懂数学。

        今天早晨煮牛奶麦片的间隙,读了一篇题为《数学之美》的文章。作者拿《红楼梦》打比方,说小说缜密的逻辑正是后世千万人为此迷倒的原因。又说数学之美就在于它的严密推理,数学家热爱的就是经得起反复推敲与琢摩的逻辑。

        我不太赞同《红楼梦》是全因逻辑而迷倒众生,但“经得起反复推敲与琢磨”这几个字让我震惊。是,也许数学真是这样的一种东西,正是这种东西,让那些有韧劲的人为之感动,继而热爱。经得起反复推敲与琢磨,文学,音乐,美术,很多东西,也都是这样的美。真正美的东西,是经得起反复推敲与琢磨的。

        世间万物,必有其相通之处。这个道理,我五年之前和华东师范毕业的老师在五四街头探讨过,不过当时,我们谁也没有把数学想进万物里。现在,我预备把数学放进我所理解的万物里,这便是错的时间,对的进步。

        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我猜中了

http://horsejump.blogbus.com/files/1165832761.jpg        

        我看见一个老朋友在博客里写了一个假命题,我猜了一个答案,可是,他的文字结束了,以一句,可是,什么都不能改变,所以好好珍惜每一天结束的。我独自黯然了好一会儿,关掉电脑,去听歌了。今天,又打开那个网页的时候,发现他把那篇文章补充了,多了几个字,是那个假命题的答案。我哭了,因为我猜中了。
        对一个人的了解,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但又其实,很可能比你想象的多得多,也长久的多。
        那句结语是对的,不能回去了,所以,好好珍惜现在的每一天。
        我也是这么想的。

女儿足下黄金成

        八段锦,太极,攀岩,黄金。 很想为自己年轻的体育人生写点什么,却一直没有动笔。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竟能成长为一个热爱体育的小孩。 黄金,绕天南大一圈,加大中路一个来回。据说九千米吧。

        第一次黄金,就是在这个周六完成的。借着刚从北马回来不久的热情,以及对所有参加北马的runner的崇拜,义无反顾地加入黄金的队伍,并没有考虑自己的实力。这对我而言是一次冒险,但是很幸运,它成功了。

        其实跑过八里台立交桥下那个卖糖葫芦的大叔那时我就已经明显感到体力不支了,好在有小多在一旁手舞足蹈的鼓励,谢谢。 听着mp3里流淌着的一支又一支歌儿,《一路上有你》《她来听我的演唱会》《时光》《曾经的你》……想起flyingshadow曾经说过的,节奏,保持一个节奏很重要。我开始借着音乐的节奏调整自己的步伐。 很顺利地经过,南门,崇明桥,西门。爆炸头说,马跳,经典到了,我说,哈,我要跑黄金。然后爆炸头很鼓励地冲我笑了一下。

        我于是开始了一个人的旅程。跑到白堤路与鞍山西道交界处有些心虚,因为从来没跑过这么远,害怕自己接下去的半程会撑不住,于是放慢了速度。然后忽然想起上回我去杨柳青步行拉练时pp说的,揣上钱,走不动了就坐回来。我拍拍鼓鼓的兜子,有几个铜板,于是很放心地继续加速起来。迎着风越跑越快是一件很令人兴奋的事,风吹着头发往后飞呀飞,很像电影里的情节,很酷,我想。有好多路人对我投来莫名的惊诧眼光,让我觉得不舒服。但我很快想起了崔健的一支歌,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要从东走到西,我要全世界都看着我,但不知道我是谁……又忽然觉得自豪而满足。大概这就是年少的轻狂和虚荣,呵呵。我为自己的这点点虚荣开心。我年轻,年轻无极限。

       到大中路,开始冲刺,冲刺的过程已经全然没有印象了,只是记得终点处,尽管我带着耳机,依然可以听见大家的掌声和欢呼。从心底里笑出花来。真棒,马跳,你真棒。已经忘记了那个晚上有没有月亮,但是,记得那些歌,记得你们的鼓励,记得要记得。

        突然有一点怀念福大的跑道,我看着它,从黑乎乎的泥土,蜕变成洋气的塑胶。我从上面一次次地走过或跑过,遇见突然飞至的足球,常常谋面却不知姓名的跑友,背驼的像一张弓一样却依然坚持慢跑的老大爷……那些人那些事,很久很久了。

        今天,第二次黄金。 还是听着歌跑。今天下午刚刚收到远在南京的一位老朋友的短信,郑重其事,他要去韩国了。忽然很难过。这才多久,前天还在欢天喜地地庆祝着高考一年半,今天却要承受这东飞伯劳西飞燕之痛。今天跑得比较快,不过多少带些发泄的情绪在里面。一遍遍地听燕姿的《一起走过》《同类》《我的爱》,脑子里一遍遍地闪过那些熟悉的遥远的脸庞和名字。在复康路与白堤路的转角我接过了jinghun的大旗,荣耀,梦想,十七岁,这七个字在我眼前一晃而过。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就是这种感觉。

        不知不觉就到了终点,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旗帜,掌声,鼓励。感动,温暖。 爱上run,像着了魔一样。

        很久很久以前,我最大的爱好是在一个很深很深的夜里做一件重复的事情。比如看书,写字,听音乐,做十字绣。现在,喜欢上了run。九千米,可能是我目前连续跑过的最长距离了吧。我愿意把它当作一个习惯,进行下去,不知道这一进行,是多久。几个星期,几天,还是几年,几辈子。 jinghun说,明年去参加天津的比赛吧,我笑,心里知道,自己速度不行的,不行的,但还是希望,把一万米作为一个努力的目标,keep running,keep the love of life! 

马跳数树 之 大中路

        这是个月不明星稀的夜晚。

        我从14宿跑到东门并返回,历时25分钟。

        大中路两旁的树可真多哟,有杨树,白杜,杜梨,一共282株。 减去新开湖南边的45株,到目前为止马跳共计数树914株。

         我总是喜欢晚上跑步,踩着朦胧的月光和昏黄的灯光。早晨起不来。读了一本书《万历十五年》。以前我跟着中学老师骂,明皇昏庸啊,个个不上朝。读完才明白,所谓 “朝”指早朝,伴随旭日初升而始。扪心自问,我也做不到那样守时的日日早起。多站在时人的角度替古人想一想,再作评价,这才是领悟历史。

                                                                              06,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