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对于老大的五台连穿计划,我付出了极大的热忱。但终究敌不过没牙、kinny等人的帖子劝阻,决定放弃。很感谢老大一再发信邀请加入,我于是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吧,先做做体侧再说。

      老大收人的标准是:一小时八千米。我以往的黄金(7200米)大多用时一小时二十分钟左右。但一般的黄金我跑的很轻松,既不为挑战,也不为训练,只为开心。前一阵子听从猴子的教诲,开始练习变速跑和冲刺。

      劣势在于,白天只吃过一顿饭,午饭。穿了一天高跟鞋。还骑单车去了很远的南方。没睡午觉。

      优势在于,在南方看见了大把的向日葵。与高中久未谋面的老友才子雨停、绍煜相聚,认识了久仰大名的校友陈墨圆、苏光源、陈蕃、龚成等。聊起了高中时篮球队和足球队的些人些事。听到他们谈起那个熟悉的名字。

      好吧。周日晚上八点三十五,出发!浅绿色上衣,浅灰便裤,跑鞋。左手腕表。

      路线是这样的,从14宿舍出发。起初节奏均匀,整体速度偏慢,听着郑钧的《私奔》,感觉有一些莫名的紧张。心里盘算着把路线分成四段,每段十五分钟,分别在南开崇明桥、南开西门、天大北门及南开开东门。

      才跑到八里台大桥下唱京剧的那个地方,就已经筋疲力尽了。想起小多在我第一次跑黄金时给与的手舞足蹈的鼓励。忍俊不禁。又回忆起我曾给他描述的福州乌山小凉亭里老人唱戏的景象,一番感慨。就这样顺利地度过了一段艰难期,渐渐加速。

      八点五十七分左右到达西南村。累。骂了几句靠,好受了很多。又想起flyingshadow曾经说过的,保持一个节奏。于是在心里轻轻地数起来,一二三四……两呼两吸。mp3里传出了泉南堂的基督教歌曲:我知道这是最美的祝福……

      转个弯,上了白堤路。夏天卓敏从北大远道而来陪我散步时我聊起的若干年后在南方海滨小城的沙滩上办婚礼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播放着。想起昨天白天收到的卓敏的短信,萱,《暗恋桃花源》的最后一次上演是八月底,最近都没有。脑子里又是一番遗憾。

      铆足了劲儿彪了一阵,到达西门时的时间正好是八点零五分。太棒了。渐渐减速,再一次调整呼吸。到楚云天门口不幸左脚趾抽筋

散记·跑

      又一次天南大联跑,记一笔。
 
      本来懒懒散散的,一点都不想去。七点多骑着车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逛着,一个人
唱歌给自己听,一如自己现在的状态和局面。想想早早就约了小煜和天大的小瑜,还是
去吧。手机在发亮,天大的小茶、牙疼、秋客一干人正在讨论这无聊的星期六的晚上可
以做些什么。我于是搅合了一番,问秋客伤好得怎样了,来联跑吧。秋客当即回复决定
跑步去,遥在广州的小茶立即回复,我在广州呼应你们!

      早早来到小桥,和久违的大毛、冰块聊着天,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面前闪
过,我万分激动地高喊:“老大!”那个身影旋即蹦了一下,很快恢复平静说:“你吓
死我了!”哈哈。好意外哦,老大。好在我没有迟到,接驾及时。跟老大讨论小五的
事,就见远处一个身影直插进来,哈哈,秋客。于是我们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抱怨和憧
憬。

      开始跑了,我和小煜一起,迎上黑火一次,在大中路跟黑火边聊边跑了一小段,风
轻轻地迎面而来,那种感觉好舒服,就像去了很远的地方的老朋友来赴一场集体重温旧
梦的约一样。一度时光倒转,记起去年北马的时候,在半程处见到黑火,我和西城、耗
子举着南开的旗子和他一起跑了一阵。那时候,我认识的跑版的人还只是个位数的吧。
时光回转,真快呵,一年了。

      跟小煜慢慢地跑在最后,交换着彼此做百项的苦恼和收获。跑到八里台立交桥转角
处,猛抬头发现老大和秋客等在那里,顿时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急忙跑上去,大大
地赞颂了老大一番。啊,老大,你知道吗,你就是太阳,你就是月亮,你是所有星星的
总和!天上的银河是你在苍穹的倒影,地球运行的轨道就是你灿烂的笑容!每次见到老
大,总能激起我对大地苍生的一种热爱,实在是佩服老大,无论体力、文字、做人。

      就这样四个人慢慢地跑着,秋客说太慢,我却很享受这种感觉,四个影子,一阵在
前一阵在后,时而整整齐齐时而东倒西歪。一度路边的一只哈巴狗小跑着追随我们,我
在心里说连狗狗都被这种快乐感染了呀。真想永远这样慢慢地和你们跑下去,永远永
远。但是,今年的明年,明年的明年,我们终将陆陆续续,海角天涯。

      分离比我想象的快的多,到白堤路口,秋客就独自踏上了白金的旅程。果然注定走
不远,果然注定人生就是一场为散而备的宴席。老大和小煜陪我在白堤路缓缓加速,身
后的两个漂亮的后勤女生在大声说着加油加油哦。我们渐渐安静下来,只剩下整整齐齐
的脚步声和着来来往往的车流。我暗想这时候要是路边有一些花,最好是桂花,那就太
完美了呀。但那终究是奇迹,是不可再现的奇迹。

      转个弯,就是鞍山西道了。我觉得很累了。老大和小煜一直在身边鼓励,保持那个
节奏和我继续跑下去。在路口碰巧赶上了绿灯,也不必像以前一般胆战心惊如过街老
鼠,跟着老大小煜趾高气扬昂首挺胸地阔步而过,留下身后长长的目光和感叹。这真是
种享受,把小女生固有的虚荣心百分之百满足了:我和你们擦肩而过,我高傲地往前,
决不回头,而你们在我身后频频回首,心里不知是感叹是羡慕是嫉妒是批评,总之,我
在你们的目光注视下渐渐远去。世界这么大,也许我一辈子就和你们遇见这一次,正是
此时此地,此情此景,缘份哪。跑远了以后,我又忍不住回头看看那个路口,早已物是
人非。上辈子就是回头次数不够,才只换来这一次相遇吧。

      远远地看见高高的过街天桥,我就知道,北门,我们熟悉的北门马上就要到了哦。
于是士气大振,三人加速跑到终点。众人早已到达,谈笑风生。

      和小奕、sunset、小煜边走边聊,从北门到北洋广场,又是四个人,和地上的四个
影子。走神地想起了当年盛极一时的一部片子,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片头曲里有一句
“一转眼又十年”。还来不及沉重,就见火队追着大旗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我们齐刷
刷地哇哇了几声,sunset一脸幸福地说,我就喜欢他这样跑起来的样子。

      之后又和小奕说起spudy,那个我想去投奔的远方。

      躲在北洋广场一角看着大家说说笑笑,年轻人在一起,真好哈。欣欣向荣之类的词
在我脑海中闪闪发光。

      祝福我们的跑版。这是个汇聚了年轻、希望、等待和追逐的天堂。 

     

从《英雄本色》聊起

       
很久没有写写跑步的事情了。



 

       
昨天和小多看完《英雄本色》,不约而同地想到奔跑。于是回去换了衣服,就跑起来

了。


       
晚上的话题就从这部片子开始。《英雄本色》的主演是周润发和张国荣,许多年以前

我第一次看这部片子,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学生或者初中生,狂热的崇拜着有着迷人微笑

的周润发,基本上整部片子就只盯着他一个人看,一如后来看陈坤主演的片子的时候只盯

着陈坤一个人看一样。我们反复在琢磨着的是这样的一个镜头:周润发为大哥报完仇,把

手中的枪支扔掉,然后甩甩头发和大衣,潇洒地走上窄窄的走廊。小多不停地说,实在

是太帅了呀。我就说,拜托,你是男生好不好,我都没有像你这样

……
小多就说,当女生

迷恋那个镜头,是因为她被帅哥迷上了;当男生迷恋那个镜头,是因为自己想成为那样的

帅哥

……

       
于是我们的话题就扯到了


英雄


上。我说片子里的那个宋子豪真是真英雄啊,小多

就不停地说是啊是啊。我说那是因为他太符合我们心里对英雄的定义了呀。小多就说,对

英雄还有什么定义?我就说,中国古代以来,我们传统意义中的英雄一定是个男子,是个

高大健硕的人,而且是一群男子的头儿,很讲义气,不近女色,比如晁盖,比如宋江。小

多一想,点头说,真是的,真是的,不过我觉得英雄也应该儿女情长一点,我就说,儿女

情长的大多最后下场不好,比如夫差,比如别姬的霸王,比如吕布。


       
然后不记得怎么又扯到了女权问题上。小多说他不太喜欢那些宣扬女权的女性,因为

在他们的宣传中,女子变得充满权利而没有义务,男子变得充满责任而没有权利。他觉得

只有男性才可以成为真正的女权主义者。我就说,我们上英语课的时候,曾经讨论过这个

问题,一个有着明确的女权主义倾向的老师问我,你觉得,当你在公交车上遇见男子为你

让座的时候,你会坐吗?我说,会啊。问,你非坐不可吗?没有他的让座,你就不能活了

吗?我一边被吓到了似的回答,不是的,不是的;一边在心里想,我这不有病嘛!


       
继而又谈到了女强人主题。我说我很佩服那些女强人,但我很清楚自己做不到,我也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太佩服她们所以感觉自己做不到,还是因为感觉自己做不到所以更加佩

服她们。小多说我的话太绕了,不过他也很佩服那些女强人。

       

        又提起了我喜欢的那些台湾女作家,三毛,琼瑶,张晓风。小多就说他其实很喜欢张曼娟。我说张曼娟长得好像王菲哟。他又说起了他喜欢的三位外国男作家,昆德拉,佛洛伊德,海明威,也是三位长相和他的想象基本相符的作家。小多说琼瑶的故事太……我就说我对琼瑶是没有抵抗力的,打小就被外婆拉着看《梅花三弄》。但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对琼瑶的感情是不是和对韩寒的感情类似:我也很困惑,我现在再看琼瑶,我就觉得多少有些闹腾,看不下去,但是当年自己却又对她迷恋的死去活来。我所怀念的,究竟是当年她的那几部作品,还是自己懵懂而美好的青涩岁月……

       
然后又说起了江的老年生活。小多说他觉得政界人士都很可怜,一把年纪了,还要为国事操心,没有假期,没有休息。我就想起了多年前看过的一则新闻联播。新闻里说,江总书记于北京时间凌晨几点几分与他的老朋友俄罗斯某部长通了长达多少分钟的电话

……
我当时就对身边的爸爸说,当主席太可怜了,不过是深夜跟老朋友打个电话,第二天全国十几亿百姓都知道了

……

       
昨天我们都觉得最美好的一幅画面,除了最开始提到的那个镜头,还有另一个镜头,是我在八里台立交桥下看见很多吹拉弹唱的老人之后想起的。多年之前,当我还在南方那座海滨小城生活的时候,有一天傍晚在于山的一个小亭子里,我看见许多老人在那里吹拉弹唱各显神通

——
这个画面应该许多城市都能见到,电影《姨妈的后现代生活》里,斯琴高娃和周润发就是这样相识的

——
忽而一阵风吹过,那张放在中间的乐谱随风飞了起来,然后一群老人像一群小孩一样纷纷撇下手中的乐器去追、去扑那张乐谱

……
小多说,哇,太美好了呀,如果有相机把它拍下来了,那一定是最美的一幅作品了呢

……
      

       
是啊,多美呀。我在心里轻轻感慨着。真怀念那时的光阴,那样的年纪,那样的远方。

       
这是我第二次脱离音乐的跑步。夜幕低垂,似乎一切都静止了。流动着的,唯有思绪,百转千回。不自觉地又想起了多年前张国荣的一首歌:

往事不要再提



人生已多风雨



纵然记忆抹不去



爱与恨都还在心里



真的要断了过去



让明天好好继续



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



爱情它是个难题



让人目眩神迷



忘了痛或许可以



忘了你却太不容易



你不曾真的离去



你始终在我心里



我对你仍有爱意



我对自己无能为力



因为我仍有梦



依然将你放在我心中



总是容易被往事打动



总是为了你心痛



别留恋岁月中



我无意的柔情万种



不要问我是否再相逢



不要管我是否言不由衷



为何你不懂



只要有爱就有痛



有一天你会知道



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



人生已经太匆匆



我好害怕总是泪眼朦胧



忘了我就没有痛



将往事留在风中

 

 

跑步趣闻一则

        昨天晚上是跑版的小型版聚,传统项目:经典or黄金。去了不少人哦,其中还有不少新人呢。令人惊异的是,几位新人居然都是福建的,嘿嘿,我的老乡。

       其中有一位,id 叫 biaoge,昨天是他的20大寿。大家跑完了步,就给他做寿呀。买了几个大西瓜,他拿着香烟头许愿,在烟头的点点星光中,我们给他唱了一支多声部合唱的生日歌。

        我喜欢叫人不叫大名,叫 id 。对我的这位老乡,也是如此。于是,整个晚上,我都喊他“表哥”。后来我旁边的另一位版友感叹说,这个 id 实在是太占便宜了,赶明儿我也去申请一个,叫 laogong。

        哈哈。

女儿足下黄金成

        八段锦,太极,攀岩,黄金。 很想为自己年轻的体育人生写点什么,却一直没有动笔。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竟能成长为一个热爱体育的小孩。 黄金,绕天南大一圈,加大中路一个来回。据说九千米吧。

        第一次黄金,就是在这个周六完成的。借着刚从北马回来不久的热情,以及对所有参加北马的runner的崇拜,义无反顾地加入黄金的队伍,并没有考虑自己的实力。这对我而言是一次冒险,但是很幸运,它成功了。

        其实跑过八里台立交桥下那个卖糖葫芦的大叔那时我就已经明显感到体力不支了,好在有小多在一旁手舞足蹈的鼓励,谢谢。 听着mp3里流淌着的一支又一支歌儿,《一路上有你》《她来听我的演唱会》《时光》《曾经的你》……想起flyingshadow曾经说过的,节奏,保持一个节奏很重要。我开始借着音乐的节奏调整自己的步伐。 很顺利地经过,南门,崇明桥,西门。爆炸头说,马跳,经典到了,我说,哈,我要跑黄金。然后爆炸头很鼓励地冲我笑了一下。

        我于是开始了一个人的旅程。跑到白堤路与鞍山西道交界处有些心虚,因为从来没跑过这么远,害怕自己接下去的半程会撑不住,于是放慢了速度。然后忽然想起上回我去杨柳青步行拉练时pp说的,揣上钱,走不动了就坐回来。我拍拍鼓鼓的兜子,有几个铜板,于是很放心地继续加速起来。迎着风越跑越快是一件很令人兴奋的事,风吹着头发往后飞呀飞,很像电影里的情节,很酷,我想。有好多路人对我投来莫名的惊诧眼光,让我觉得不舒服。但我很快想起了崔健的一支歌,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要从东走到西,我要全世界都看着我,但不知道我是谁……又忽然觉得自豪而满足。大概这就是年少的轻狂和虚荣,呵呵。我为自己的这点点虚荣开心。我年轻,年轻无极限。

       到大中路,开始冲刺,冲刺的过程已经全然没有印象了,只是记得终点处,尽管我带着耳机,依然可以听见大家的掌声和欢呼。从心底里笑出花来。真棒,马跳,你真棒。已经忘记了那个晚上有没有月亮,但是,记得那些歌,记得你们的鼓励,记得要记得。

        突然有一点怀念福大的跑道,我看着它,从黑乎乎的泥土,蜕变成洋气的塑胶。我从上面一次次地走过或跑过,遇见突然飞至的足球,常常谋面却不知姓名的跑友,背驼的像一张弓一样却依然坚持慢跑的老大爷……那些人那些事,很久很久了。

        今天,第二次黄金。 还是听着歌跑。今天下午刚刚收到远在南京的一位老朋友的短信,郑重其事,他要去韩国了。忽然很难过。这才多久,前天还在欢天喜地地庆祝着高考一年半,今天却要承受这东飞伯劳西飞燕之痛。今天跑得比较快,不过多少带些发泄的情绪在里面。一遍遍地听燕姿的《一起走过》《同类》《我的爱》,脑子里一遍遍地闪过那些熟悉的遥远的脸庞和名字。在复康路与白堤路的转角我接过了jinghun的大旗,荣耀,梦想,十七岁,这七个字在我眼前一晃而过。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就是这种感觉。

        不知不觉就到了终点,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旗帜,掌声,鼓励。感动,温暖。 爱上run,像着了魔一样。

        很久很久以前,我最大的爱好是在一个很深很深的夜里做一件重复的事情。比如看书,写字,听音乐,做十字绣。现在,喜欢上了run。九千米,可能是我目前连续跑过的最长距离了吧。我愿意把它当作一个习惯,进行下去,不知道这一进行,是多久。几个星期,几天,还是几年,几辈子。 jinghun说,明年去参加天津的比赛吧,我笑,心里知道,自己速度不行的,不行的,但还是希望,把一万米作为一个努力的目标,keep running,keep the love of life! 

马跳数树 之 大中路

        这是个月不明星稀的夜晚。

        我从14宿跑到东门并返回,历时25分钟。

        大中路两旁的树可真多哟,有杨树,白杜,杜梨,一共282株。 减去新开湖南边的45株,到目前为止马跳共计数树914株。

         我总是喜欢晚上跑步,踩着朦胧的月光和昏黄的灯光。早晨起不来。读了一本书《万历十五年》。以前我跟着中学老师骂,明皇昏庸啊,个个不上朝。读完才明白,所谓 “朝”指早朝,伴随旭日初升而始。扪心自问,我也做不到那样守时的日日早起。多站在时人的角度替古人想一想,再作评价,这才是领悟历史。

                                                                              06,12,06

马跳数树 之 老图与新开湖

                                           马跳数树 之 老图与新开湖
     又是一个洒满阳光的暖暖的午后。
    我喜欢老图。喜欢那种民国风格浓郁的建筑,喜欢老图门口那两只踩着绣球和卧倒着的小狮子的大狮子。只是那只绣球太像浑天仪了,不逼真,遗憾。
    喜欢门口高高悬着的匾,上书“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三个大字。想起同样是暖暖的午后,在高中老师家里的书房大梁上的匾,他自书自刻的匾,写着“逸兴斋”。
    喜欢老图里旧旧的不会响的钟。
    喜欢发黄的柱子。
    喜欢天花板上剥落的墙壳。

    围着老图和日本研究所一圈。树。数。

    老图。

    东:
    杨树32,
    塔松7,
    臭椿22,
    未知7。
    日本研究所前面是一个很久没有人去的假山。因为山上的小路已经断了。有许多灌木,显然也有些日子没有人打理了。有一阿姨弯着腰扫着满地的落叶。我喜欢那叶子,那散落一地像地毯一样却偶尔被风掀开露出石板路的许许多多的叶子。

    南:
    塔松39,
    国槐(豆科,盛夏开花,花黄白色)8,
    水杉5,
    暴马丁香(木樨科落叶灌木或小乔木,又名暴马子。树皮紫灰黑色,粗糙,有细裂纹。单叶对生,卵形或广卵形;顶生或侧生圆锥花序,白色,有浓郁的芳香气味,花期6月)8,
    臭椿2,
    龙爪槐(豆科,国槐变种,华北地区庭院观赏树,枝条虬龙盘旋、拱曲下垂,状如盆景,寿命长)5,
    红叶李1,
    未知3。
    关于龙爪槐有些传说,据说清初在山东诸城,有一位进京赶考的书生,中举后将一株龙爪槐移种家乡,从此种龙爪槐以保中举渐成风尚。

    西:
    杨树24,
    臭椿46,
    塔松11,
    国槐1
    老图西边是一片树林,练武的同学经常在这里活动筋骨。尤其是这个季节,落叶遍地,于是电视剧《太极宗师》或电影《太极张三丰》中的无数情节开始被模仿,壮观。

    北:
    完全是一片久废之地。僻静。
    杨树:12,
    臭椿:48,
    未知3。

    老图一周,共计208株。

    新开湖。

    北:
    法国梧桐31。法国梧桐是我最喜爱的植物之一。有一年夏天的傍晚在南京散步,忽而下起了小雨,踩着人行道上大片大片的梧桐叶,溜出一句“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一直很怀念那个黄昏和那座城市。我喜欢有遗都气质的城市,喜欢出才子才女的地方。

    西:
    杜梨(蔷薇科,广泛分布于中国山脉,耐盐碱,果不可食) 9

    南:
    杨树 45

    东:
    白杜 (卫矛科,落叶乔木,果可入药)19

    新开湖一周,共计104株。

    今天共计数树312株。

    谈两点想法。
    一是辨认树的方法。比较枝干法或比较落叶法。有些树,上面挂有牌子,但大部分是没有的。不好确认名字的树,捡地下的落叶或枝干和有牌子的树比较一下,从而归类。
    二是如果能有一种软件,输入照片就可以显示相关此树的信息就好了。不过这个想法是剽窃的,受动画片《蓝猫》之启发。^-^

昨天晚上跑步时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我想晚上跑步的时候数数南开有多少棵树

发信人: Octopus (克莱因瓶), 信区: Outdoors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2日22:55:09 星期三), 站内信件

你现在天天训练了啊
两头都不耽误?^_^

发信人: contrast (西灵山·准备出发), 信区: Outdoors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2日22:55:17 星期三), 站内信件

你这么快跑回来了?

然后可以判断一下都是什么树,这个不算太难。
问题是树的界定太困难了,尤其是看到行政楼小花园里面那些玉兰的时候,不好界定。恩

发信人: horsejump (马……跃更好听吧), 信区: Outdoors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2日22:59:13 星期三)

我想一天数一块地方,我至少还有两年半呢

今天是因为忽然有了想法,所以回来想找一下地图……

发信人: northtree (无处流放 品味孤独), 信区: Outdoors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2日23:34:43 星期三), 站内信件

两年半的时间内,树也会有孩子,孩子们也会有兄弟姐妹

发信人: lascar (荣域世嘉), 信区: Outdoors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2日23:36:03 星期三), 站内信件

这个思想分明是幼儿园小朋友的思想。
数完了你就该数星星了

发信人: bandari (果冻·你举着一枝花在等谁), 信区: Outdoors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2日23:45:15 星期三), 站内信件

哈哈,不要打击小朋友的积极性嘛~~:)

发信人: pengzhen (志飞), 信区: Running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2日23:06:45 星期三), 站内信件

估计比较难诶,关键是树不全在路边啊!

发信人: icecube (sdku), 信区: Running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2日23:08:08 星期三)

不错啊..你预算下用多少时间!!我考虑下下

发信人: icecube (sdku), 信区: Running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2日23:08:51 星期三)

方法还是有的,,数不出来的时候,,用绳子,,仅限于一片树比较杂的地方

发信人: Firstly (It’s hard work and praise), 信区: Running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2日23:10:15 星期三), 站内信件

遍历树 恩恩

发信人: Orion (杀手不用刀), 信区: Running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2日23:10:23 星期三), 站内信件

好主意啊,跑版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建议你先数路边的,第一个子课题:冬训路线路
边有几棵树。我加入,可以一个人数左边,一个人数右边。

发信人: icecube (sdku), 信区: Running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2日23:12:26 星期三)

这样数??

我觉得应该把整个校园分个几片,,然后一片一片的..

发信人: jinghun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信区: Running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2日23:25:58 星期三)

呵呵
很好的想法
支持

发信人: northtree (无处流放 品味孤独), 信区: Running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2日23:40:39 星期三), 站内信件

前序,中序,or 后序
最好能递归,那样简单点,哈哈

发信人: fury (翅膀在飞), 信区: Running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2日23:44:43 星期三)

有意思 呵呵

发信人: Octopus (克莱因瓶), 信区: Running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3日09:35:43 星期四), 站内信件

还得做一下误差分析

发信人: hunyi (浑仪~想念~结婚), 信区: Running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3日12:30:13 星期四)

这个想法好

发信人: fanyuhui (雨痕生), 信区: Running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3日18:15:14 星期四)

等你数完了,我偷偷地去种几棵,至于棵数和地点无可奉告!

发信人: horsejump (马……跃更好听吧), 信区: Running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3日20:11:42 星期四)

被预言中了……

发信人: northtree (无处流放 品味孤独), 信区: Outdoors
标  题: Re: 今晚跑步时诞生了一个想法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6年11月22日23:34:43 星期三), 站内信件

两年半的时间内,树也会有孩子,孩子们也会有兄弟姐妹

        想试着跑跑南开园,顺便“遍历树”,如果能成功的话,也许会是一条新的路线。

10·29跑步归来

        已经忍不住要常常关注running版了,习惯了在校园散步或慢跑时去留心每一位runner,想看看是否是认识的running 的人。如果是,便像遇见亲人一样的开心,真好。
        从前听一个女友说,大学生是最穷的,所以最悲哀了。我一直不这么想。昨晚在化学楼前的那个无名小桥上,舔着甜甜的糖葫芦,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大学生其实是最富有的,有快乐的心情,有健康的身体,有对生活的热情和各种浪漫的幻想,还有很多多余的时间可以用来实现各种各样的幻想,更重要的是——身边有这样的一群人,能久久地陪你奔跑在月光里,奔跑在不同的城市间。
        有一首歌叫《陪你成功》,我一定会陪你成功,去实现那心中的梦,陪你呐喊高歌,泪水奔涌,悲与欢荣辱与共……想找这样的一些人,能慢慢地陪着你,从开始,到最后。

南开的操场,如此美丽

        我不是个喜欢绕操场跑圈的人,一直以为,操场没有风景。
        今晚才发现,错了,错了,操场是如此美丽,尤其在这样一个没有星星的夜里。
        明亮,明亮。
        操场的四周是一片一片的白光,来自不同的舍间。一点一点,白白的亮亮的,纯纯的洁洁的,整整的齐齐的,围成了一个椭圆形的白色光圈。
        操场外叫不出名字的小街,满是昏黄的路灯光,断断续续地,总有种怀旧的味道,却还是让人感觉,温暖,温暖,熟悉,熟悉。
        还有远处那高高低低的霓虹,红得那样艳,那样夺目,一如我们绽放的青春。
        抬眼望天,夜幕不是那种纯纯的美丽的黑色,但偶尔划过长空的侦察灯光,那一道道幽幽的白白的淡淡的光,交织在一起,又极快地四散开来,让人不禁联想起徐志摩在《偶然》里写的,“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记得也好,最好是忘掉,那在交汇时互放的光亮”。
        还有,还有,那闪着五颜六色的光的一架架飞机,旧的去,新的来,每一架都美的动人,却每一架都要离开这个椭圆的美丽光圈,离开这一簇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光明。
        离开跑道的朋友,回来吧,听听五月天的《回来吧》,在南开的跑道上——
        难道你不怀念吗,就像相爱时你曾说过,我们就是童话,回来吧,我还一直在等啊,我一直在等啊,我会永远在这里,只要你回来吧……
        静静感受,美丽的南开,绽放的青春。